关于白露的文章 - 文章列表
白露未晞

亥时已然过了,我在昏黄灯光下细细地绣着花,等着那个今晚不会回来的人。尽管他已经在酉时初刻派一个锐剑营战士回来传过话了。那个战士年纪很轻,大约刚刚及冠。进入这所威侯府的大堂,令这个年轻人兴奋而又不安,他几乎手足无措地跪在我面前,说话声音都不大连贯了:“禀,禀告夫人,今晚丞相大人留宿威侯商议朝政,侯爷,侯爷命小人前来告知夫人,请夫人不要再等候他,早点熄灯安歇,养好身体。”商议朝政?如今一切承平,有...

阅读文章
白露沾碧草

白露沾碧草,芙蓉落清池。 ——曹邺 时间无声地流走,千年前的诗意已沉淀在历史的浪涛里。寂淡的秋风一起,千年的诗意依旧悄然而至。又一秋,凉风阵阵,秋意渐浓。今天又是二十四节之一的“白露”。白露的悄然而至,让人浮想联翩。 白露,是九月的一个节,像一道清凉灿烂的藩篱,把夏天和秋天彻底分开,从此再不必眷恋春之香艳,夏之火热。《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八月节,秋属金,金色...

阅读文章
白露.秋雨.绿雨伞

绵绵的秋雨悄无声息地下着,阵阵的凉气侵袭着人的肌肤,天真的凉了。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白露,在我国也称这一天为白露节,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我国北方的天气,一天天地转凉了,秋天真正到了。 我国古代将白露节分为三候:“一候鸿雁来;二候玄鸟归;三候群鸟养羞。”说此节气正是鸿雁与燕子等候鸟南飞避寒,百鸟开始贮存干果粮食以备过冬。可见白露节是天气转凉的象征。其实不光是百鸟储备过冬的食物,就是人这个时候开...

阅读文章
白露啖龙眼

杜诗云“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福州本地有白露吃龙眼习俗。孩提时这一天我准起早,惦记母亲昨天买回来的龙眼搁置竹篮子里“悬梁”,我流着口水仰脖子上下吞咽,害得“锥心” 又“刺股”,你说其痛如之何! 金乌冉冉,在长等慢挨中终见母亲往锅里倒水和洗净的新米,盖好锅盖引燃灶火。于是乎开始熬制米粥。母亲先是武火烧。好一长阵功夫,杉木锅盖周延冒气泛白,俄而氤氲蒸腾锅盖作微微徐徐不易察觉之挪动。当下母亲便...

阅读文章
感受枫丹白露宫

人的本性就是自私,正如动物的自私一样,那是生存的本能,然而自私之欲望却是隐藏在人身上的魔鬼。善是对魔鬼的压制,而恶则是对魔鬼的放纵。善和恶都是后天环境的影响造成的。社会性的教育是一个人向善的外因,因善而得益则是向善的动因。反之,恶的环境影响是人向恶的外因,因恶而得益则是向恶的动因。世界上最自私的人莫过于皇帝。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无论是哪一个朝代的,凡是皇帝都是最自私的,其私欲之放纵达到了极...

阅读文章
枫丹白露的小镇典藏

夏日斜阳 我喜欢在前庭与后院间步量 还有香根鸢尾花瓣上的柔柔馨香 吐露出的点滴芬芳都陪伴我 走过每一寸美好熙光 还有,那遗落在后院里的一场场芬芳 朝露 小孩子从不在乎遗落在角落的那一瓣瓣淡紫色的薰衣草,也从不关心溪畔的根根水草。显然,舞动着的金斑蝶显然对他更有吸引力,欢笑着跳跃着追逐着,循着清脆鸟语,合成愉悦的乐章。这就是小孩子的后院,伴随着呵护与成长。 夕趣 溪畔旁,硕颗雕...

阅读文章
白露抒怀

一个木匠正雕刻着一尊财神 一位父亲正呆呆地看着电视 一个儿子正悲戚地立在母亲坟前 斜阳照彻了过去的岁月 乡村正在一天天老去 手推车正静静地躺在颓旧的房里 母亲曾经推着它在黑夜里爬坡 一个家庭正在收获的季节忙碌 一个秋天就要过去 一切却都变成了回忆 一个节气总是暗示着一种变化 一个时代总会留下一种烙印 一世有三十年已经足够 今年的白露凉风习习 滴下的露水却是红色的...

阅读文章
白露为朝霜

萋萋两岸草,又度一年秋。今天是白露,白露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五个节气。提到白露,自然会让喜欢诗词的我想到《诗经》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著名的诗句,刻画的是一片水乡清秋的景色。 白露,是九月的一个节,像一道清凉灿烂的藩篱,把夏天和秋天彻底分开,从此再不必眷恋春之香艳,夏之火热。白露,顾名思义,就是气温渐凉,夜来草木上可见到白色露水的意思。白露一到,意味为着盛夏到秋凉...

阅读文章
秋分,白露无霜

秋分,时间无情,已是今年第十六个节气。身在南方,今天才是真正入秋,心里难免秋意落索。 最是辜负过往年华。 半生已过,才发现为事业牺牲太多。别人的艳羡,苦涩唯有心知。我很少去羡慕谁人,各有各天命。只是,越来越承受不了别人的羡慕。旁人只看到我得到的,又有谁看到我失去的? 也许身为女子真的不应该为事业虚耗美好光阴。在他人眼里,你是坚强不倒的能人,但自己的脆弱何处寄放?残酷在于,一旦被打上某种标...

阅读文章
白露

白露 露从今夜白。 秋天的眸子,这般圆!这般圆!晶莹果,折射着七彩,透明中,叠印着风姿,纯净里,飘逸着辉煌。流霞被赤橙黄绿青蓝紫包装。山里,被赤橙黄绿青蓝紫尽染。七色构成的韵致,在洒、在溢、在泻、在淌——从缀着石榴、柿子、栗子的枝头上滴下来,从挂着扁豆、丝瓜、葡萄的藤蔓上滴下来,从结着稻谷、高粱、玉米的穗子上滴下来。如果说,春天是水粉画,夏天是国画,那么,秋天一定是油画了!...

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