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时光的文章 - 文章列表
时光

追寻时光,时间都去哪儿了,想起了朱自清《匆匆》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

阅读文章
时光

时光是一条回不去的河流,是一束没有尽头的光。 略带着沉重的心情,沉淀着美好的过往,漂浮在过去的念想里,心终将飘向一个离自己愈来愈遥远而不自知的地方。 如果在一个不经意间看到一张略感熟悉的面孔,勾起千丝万缕的回忆,想起那个日子里暗生的情愫,你也不必叹息错过。 因为那种真实的心跳确实存在过,在那样的年华里确实很美。 无限衍生的情愫,在那样枯燥的岁月里,一颗按捺不住的心,躁动着,久久不能停歇...

阅读文章
时光啊时光

我们习惯于用时钟来测量时间的流速。在时钟那里,时间的流动是匀速向前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分钟,如此而已。你既测不出某一天时间流动得更快,也测不出其速度减慢。也许,在宇宙的黑洞里,时间的速度会变慢。但是,我们是无法进入那个黑洞里的,因而也是无法感知变慢了的时间。 然而,不同年龄层次的人对时间速度的感知是不一样的,年龄让我们感到时间过得越来越快。 三十岁以前,总觉得人...

阅读文章
时光

有些人在你的世界里注定渐行渐远,甚至你都不会再愿意回头多看一眼,因为早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或者是那段生活,或者是那段记忆,或者是那些人,所以宁愿自己失忆,大段的空白证明自己的生活曾经、现在依然井然有序。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着一个面孔,是那歌者充满朝气的面孔,挥之不去。面孔流转,莫非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一个人,姓年,名华,是莫非儿时的玩伴? 突然觉得心跳慢了一拍。因为有时候有一些回忆的片段不断在脑海里...

阅读文章
时光

年味渐渐的消失了,人们又回到了平常的日子。一个清晨又来临了,就像一个黄昏刚刚褪去。时光总是执拗地按着自己的规律行走,从来也不顾及我们的感受。那些伤感的,惆怅的日子,我们都希望飞逝而过;那些青春的,迷人的,幸福的时刻,我们多希望能长久的定格! 就像留不住悲伤一样,我们同样也留不住美丽。留下的却是那无需努力就能得到的年龄。时光不是我们能支配,不是我们能驾驭,不是我们能停留的。有时想起成长的历程,...

阅读文章
时光啊时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个伴随了我将近十载的句子,直到今天我才读懂了它那真正的含义。 以前老窝在父母的身边,觉得时间真的太慢了,总想着赶紧快快长大,挣脱这整天唠叨个不停的家,享受那份意外宁静。初中,一放学回家,“赶紧写作业”,“晚上不要看电视太久了,对眼睛不好,””“早早休息,明天去了好好上课”这就是在我看来好比一日三餐的苍白对话,我感觉烦透了。 终于上了高中,寄宿的学校,这下把我高兴坏...

阅读文章
时光,时光

老师正在用多媒体讲课。一扇门开着,背后的窗户有风涌进,载着优越而低沉的小提琴音。 阳光仿若日落的黄昏。古老的墙壁斑斓了时光。木质的钟表浸入了回忆。楼上的高三生正举行着毕业典礼。虽然未曾相识,但依旧有几分涨然若失。 或许转眼,我们也会离开。时间是无声的沙漏,时光是岁月的尘埃。是她把容颜苍老,是她把鬓发斑白。看不见,听不见,但你感觉到她的存在,只因你就在她的胸怀。 时光是稚幼的孩子,时光是开...

阅读文章
时光时光

时光,时光 晚间闲暇时候,坐在床边看微博,细细地翻看潘云贵的微博目录,阅读他的《衰老是列即将到站的火车》,心中百感交集,他的文章总是会触发我的很多说不清的情感。也许只有在文字的世界里行走的我,才会真实到令自己窒息。 离开家乡来到这座城市,发现自己慢慢地被改变着,就好像时光沙漏,一点一点地流失,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在生活里一点一点地消失。它不是时间,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远去。我们有很多梦想...

阅读文章
时光

儿时跟随父母背井离乡,长大后过了好多年才回到了苏北乡下的故乡,五十年的岁月,时光如水,亲戚邻居们再见面时,好些上了年岁的长辈们,有的都没有了好些年了。 这些年,自从有了电话,提笔忘字,懒得写书信,书信往来少了,有事打电话,在电话里聊的都是一些当紧的事儿,不知何因记性也不好了,想说的话有时也忘了说,闲话自然很少。有些亲戚因没有电话号儿也就慢慢地失去了连系,时间一久都淡忘了。年轻的变老了,年老得...

阅读文章
时光

阳光轻轻地落在斑驳的墙上,一半白,一半灰,那是阳光的颜色。偶尔有阳光穿过窗户把目光伸了进来,铺白了灰暗的地面。它们轻轻地游走着,以自由的方式滑动着。我捧起一束阳光,在鼻尖嗅闻阳光的味道。追寻着阳光走出外面。温和的阳光将我热烈拥抱,它们在我的怀里乱蹿,就像一群顽皮的孩子在我身上找糖果吃。 我伸手遮住射入眼睛的阳光,我似乎对阳光这种热情有点抗拒。我走到门口,拉开古老失色的门栓。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