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封的文章 - 文章列表
一封情书

亲爱的鸣: 生日快乐!来自千里之外的祝福,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投递给你。缘分是一种说不清的东西,有些人在身边徘回了半辈子,却无法走进心底的一隅,有些人,只是短暂的瞬间凝眸,便入了心。不知为何,梦里总有你的影子,虽然很是混乱,看不清你的模样,但我知道那个是你,只是无言。茫茫人海的相识,注定了你我有段说不完的故事,没有山盟海誓,甚至无法花前月下,拥有浪漫的十指相牵,但是隔屏相守的夜里,那份暖已经很知...

阅读文章
一封情书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默念着李清照这首声声慢,女孩儿轻锁烟眉,惆怅万分。不自觉地在校园里一声轻轻叹息。心情就像这秋天里面的落叶一样,些许萧瑟,点点忧伤。轻拍衣衫,缓步轻移,在这儿坐太久了,哎,要去上学了。 “咦?这是什么?”眼光被一个东西吸引,弯下腰去,面前一个信封赫然出现。没有署名,没有落款,一纸素白的雅致倒是激起了她的好奇心。展笺细看,开头的称呼让她明白了,这是...

阅读文章
一封情书

石溪: 初冬的午后,阳光是那么安静,没有风,只有我心跳的声音。 石溪,你知道吗?我总爱莫名地心跳,每当看见你的头像突然变成彩色,我总要心跳,如羞涩的小鹿撞见了捕杀它的猎人!惊慌失措。 我们说了一下午的话,疯疯癫癫的。 你是真醉了,我是心醉了。 你醉是因为酒精,我醉是因为精神。 但识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石溪,你内心深处也有波澜,我是明白的。 那天,你一手燃着烟,一手抚着我的头发...

阅读文章
一封家书

前言 这封信是高二时感恩节前写给父母的,当时别人的信都上交了,邮递回家,只有我的例外。四年来这封信一直带在我的身上,每看一次感觉都不一样。 正文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好,你们辛苦了!很高兴有此机会能给你们说说心里话,首先在这里祝爸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忠心的感谢二老对我的多年养育之恩,也许报答你们的也只有让 你们看到我的学习成绩,可我已不是昔日那个让你们自豪的儿子,我已经失去了往...

阅读文章
一封情书

我希望有这样一封情书,值得你细心的珍藏,直到容颜老去的那一天,依然还愿意将她翻出来,细细的品读。读她,让你感受到了如沐春风般的舒畅,仿佛能一下子回到那些个年轻时代。里面的涓涓细语,里面的蜜意柔情是不是让你再次动容,你会一边说我矫情,一边无比幸福的笑下去,直到你笑到没了力气,直到泪花开始在你的皱纹上横流。 那些话语真的能将我们的往昔跃然纸上吗,也许是可以的,因为那是我们最真挚的时刻,怎不换来一...

阅读文章
第一封

幕锦年,我叫许岚蔚。 新生开学的第一天,我走下公交车,看见你和程洛珈从宝马里出来,你帮她拿行李,笑得很温暖。 新生报到处,老师严厉的指责,后面长队里不满的声音,幕锦年,谢谢你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说:小学妹,我帮你填吧。 细碎的发丝垂在额前,眼神专注,面色柔和,握着黑色钢笔的手指骨节分明,蓝色T恤上淡淡的清香味,白色的球鞋干净得仿佛从未落地一般。这样的幕锦年,真好看。 幕锦年,程洛珈的衣服...

阅读文章
一封情书

你离开后的每个夜晚!你一次次地出现在我的梦里,让我读懂你的笑靥、体会你曾经的爱意。心中装着的是春天、流淌着的是甜小伞下撑起我们一方共同的风景。可是,梦醒后,这才想起你离开了我。于是,你一次次地将我的心填满,又将它刺破、掏空。留给我的除了长长的惆怅、满腹的悲愁!我不知道除了思念,梦里还能留给我什么?我很想将你挽留,却始终追不上你的步履。你走得太快,转瞬即逝。只感...

阅读文章
一封“情信”

那盏宿舍楼前永不熄灭的昏黄的路灯,深情的上映着一段又一段的感人故事,见证着、记录着、怀念着真情的爱恋。 风儿一过,仿佛是爱落了一地,一切都悄悄地在发芽,蕴育着一个新的生命…… ——题记 “把最衷心的祝福留在这里,让歌声带你飘荡于风中,穿越每个人的心灵,甜甜的濡睡。”这是校园黄昏点歌栏目的一句开场白。 惜朝凝望着教学楼悬挂的两个大喇叭,深深地聆听每一首歌、每一句祝福。徘徊于宿舍楼下一会儿...

阅读文章
一封家书

亲爱的爸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我在学校举行的“漳平方言故事”演讲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我之所以能拿到一等奖,多亏了你三年如一日,一字一句,不厌其烦地教会了我漳平方言。记得十月下旬,在班长和同桌的推荐下,我参加了班级“漳平方言故事”演讲比赛的选拔,结果我脱颖而出,得了第一名。看到同学们羡慕的目光,我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严师出高徒,这句俗话讲得太好了。为了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你精心挑选...

阅读文章
书信一封

曹自辽来通建业 宁于平淡得识君 生逢缘分因际会 日久相知戴玉茹 快意生活杯中酒 乐在今朝共此时 附言: 转眼相识两年有余,与君识,甚是荣幸,受益良多,儒风雅量,蔽自叹不如。如陈燕道尔,非“用心“不能为之。曹兄现居先锋,而蔽辗转于志浩,见之一面,想来也非难事,怎奈何工作缠身,各为生计所困。把酒言欢,可谓不易耳。今忆曹兄三十寿诞,念及曹兄非好排场之辈,蔽亦不备礼讨扰之,仅以一书一言略...

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