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
 我和鸥雅两名幸存者只是这艘我现在还叫不上名来的战舰顺路捎带的人,因此三天的路程,我的移动空间只被限定在这个小屋中,不让出去走动。  
  如果是一个人,三天的时间被憋在一个屋中,还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可够呛,不过还好,身边有个美女相陪。  
  这可是真真实实的美女啊,近在几尺,在地球的时候,这样的美女可没有去战场的,不是当模特拍电影,就是找个富翁嫁了,三天的时间推倒一个陌生的美女有些难度,但是稍微加近些好感,占些小便宜应该是可以的。  
  虽然第一次交流我俩产生了些小摩擦。  
  但这可是整整三天的路程,在我想来鸥雅这位一看就是开朗型的美女当然挺不住这么长时间的寂寞。  
  于是在吃过午饭后,我俩又恢复了交谈,不过这次是我主动坐到她床上。  
  “天才狙击手大小姐,我能坐在这吗?”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是身体已经坐在鸥雅的床边,一个近在几尺的美女睁着大眼睛,正看着我。  
  “嗯,”说完鸥雅坐起身来,估计是不习惯躺着和我这个男性说话。  
  ------  
  三天的路程转眼就到,这三天对于我天一键来说,每天晚上都热血沸腾,鸥雅拥有大多数女子的习惯,每天都要洗澡,并且一洗就是一个多小时。  
  因此每晚我躺在床上,都隔着浴室的门,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  
  等她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我都装着睡着,不过眼睛却眯的看着她的身材。  
  战舰降落后,我和鸥雅乘坐一架小型运兵车,在鸥雅所说的B级基地上溜达了一圈,之后被送到基地东边的一个机甲训练场。  
  将近三千米长的训练场,上面零星的有几架机甲在做格斗训练。  
  在训练场入口处迎接我俩的是一个黑皮肤的女子,还有她身后站着的17位队员,看着我和鸥雅的到来都显出兴奋的神色。  
  “列兵天一键,鸥雅今后你们就是绯红第七舰队,第十六机甲小队的队员,我代表全队欢迎两位的加入,我是队长凌雪。”黑皮肤女子接过运兵车时机递过来的档案,看了一眼封面上我和鸥雅的名字后说到。  
  “队长好。”我和鸥雅齐声的对身前的凌雪说道。  
  “让我看看你俩的档案,B级机甲狙击手天一键,D级机甲狙击手鸥雅,不错,不错,我们小队现在正好没有远程精准火力支持,再次欢迎你们的到来。”  
  听到队长凌雪说出狙击手三字,她身后的队员都面露喜色。  
  显然机甲狙击手是个短缺的兵种。  
  “这里正好是机甲训练场,瑞西,去仓库准备两架训练用的狙击机甲过来,让我们看看这两位新加入队员的表演。”黑皮肤美女凌雪回头对着她的队员说到。  
  “是队长。”说完,队伍里,一个略显娇小的娃娃脸小女孩向不远处的仓库跑去。  
  这个瑞西在我目测最多十五岁,看起来如同邻家小妹般可爱异常,让人怜惜,不知道为什么军队招收如此小的女孩子来战场。  
  听到队长的话,我面带紧张,我到现在连驾驶室怎么进入都不知道,就让我操纵机甲,这个任务实在有些艰巨。  
  “天一键,等下表现的时候你可不能表现的太突出啊,可点让着我点,别把所有移动靶都击中了。”身旁的鸥雅这时用小手拉了拉我的衣服,在我耳边小声地对我说到。  
  “让,我一定让你。”我没力气的回答道,同时心中想着是不是现在对身后的这个和我一起来的鸥雅请教下,该如何进机甲驾驶室。  
  不一会,我看见刚刚离开的那个娃娃脸女子开着辆拖车从远处的仓库驶来,而拖车后面正拖着两架白色的机甲,并且每架机甲都配备了一个我叫不上名的远程狙击枪。  
  而训练场上那几个刚刚还在操作机甲进行训练的驾驶员,此时都接受到了凌雪的信息,一个个驾驶自己的机甲,从训练场上离开,把他们的战甲停在我们右侧。  
  从中走出的驾驶员都来到我们身旁,看热闹,估计他们都想了解下新来的两个机甲狙击手的实力。  
  接着,瑞西把那两架银白色的机甲放到我和鸥雅身旁,又驾驶着她的那个大拖车,在场地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在大约一千米外竖起移动靶。  
  “你俩谁先上,正前方一千米处有活动靶,每人开十枪。”瑞西摆好移动靶后,驾驶着拖车再次停到我和鸥雅的面前,指了指远方的靶子后说到。  
  “你先上吧鸥雅,放心,这只是训练,我会让着你的。”我推了推站在我身旁的鸥雅不负责任的说到。  
  让她先登机甲,主要是我想看看她怎么进入,虽然我脑袋中有数千段操纵机甲战斗的记忆,但那些记忆都是在战斗时,并没有一个是表演怎么进入驾驶室的。  
  “好吧,天一键。”鸥雅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让自己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接着大步走到正前方的机甲脚下。  
  站在十多米高钢铁机甲脚下的鸥雅,手指在那个机甲腿部对着一个按钮按了下,机甲胸口出的驾驶室盖子打开,并且从里面降下一个绳子,之后就看到鸥雅小手一抓,之后顺着绳子,腿在机甲的几个部位连续的蹬踏,敏捷的如同猿猴般,眨眼间就进到驾驶室里面。  
  之后驾驶室的盖子又再次合上。  
  三秒后,眼前的鸥雅驾驶的庞然大物动了,机甲的狙击枪,枪口对着刚刚瑞西所指的方向。  
  “轰,轰,轰------”  
  能量光束每三秒发射一次,击打在远处的靶子上。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战,鸥雅每操纵着机甲发射一枪,站在机甲身后五米的我,都感到地面在颤抖,能量枪发射后带来的热浪吹打着我的脸庞。  
  十枪过后鸥雅停住了机甲,驾驶室盖也被她打开,从机甲里顺着那条绳子溜了下来。  
  我从她脸上兴奋的表情可以看出,她这次射击表现的很好。

2015-08-31 来自 网友投稿,共 167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