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之梦噩。

  • 网友投稿
  • 2015-06-10
  • 128
噬之梦噩。  
 
                【左边的梦噩。】  
  她看到的是一片灿烂的鸢尾花,美到极致,夕阳的光线在山的那边泛滥成河,一点一点吞没了鸢尾花,把一切都染成了深蓝色,一切已如定格,一笔一笔婉约到悲戚。只是在看这画的时候,隐约觉得很冷,手边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深褐的颜色,苦味依旧没变。于是她关掉网页,那幅画便一点一点的从屏幕上退去,直至不见,网速却变得十分慢,鼠标停在了关闭网页的地方,如何也不动了。于是她重启电脑,因为她还有一份十分重要的文件要赶,如果不能在明天交给上司,是要受罚的。现在是晚上的十点,如果没有问题,应该能在凌晨的时候把一切办妥。她就是这样,喜欢把最难的事推脱到晚上,然后打着疲倦的精神继续写下去。她在电脑重启的时候,顺便又泡了一杯咖啡。  
 
  若是平时,她是不用喝那么多速溶咖啡的,她是个完美主义者,如若要咖啡,也必定是自己亲自烘焙的,但是今天例外,她在这个夏天的夜晚,一直觉得很冷。重启电脑后,速度果然快了很多,于是她打开了报表,开始了整理,只是平时管用的咖啡,始终无法起作用,她一直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在做报表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那幅画,记得非常清楚,她微微一笑,只不过一幅画而已,当真做什么。可是这种想法不能支撑她做下去,她只觉得困顿。  
 
  于是她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决定每天早上再赶。  
 
  整个晚上她一直在做梦,梦见有巨大的黑暗吞噬自己,一点一点的。那无限扩大的梦噩,就在自己的左边不断的膨胀。  
 
                【失灵的咒语。】  
  第二天她起晚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10点了,她依旧疲乏不已,于是决定向公司请假,顺便把报表赶完,可是当她打开手机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电池了,于是她用电话打过去,办公室一直没有人接,她亦奇怪于这的反常,但是没有多少过问。她起身给手机充电,亦发现这里已经停电了,果真,整个小区一片寂静。她忽然想起来还有一块充好电的手机电池,她总是这样,在弱肉强食的商业竞争中,如果没有准备就会被打的猝不及防。  
 
  电池装上去之后,“滴——”的一声,无数条未接来电显示以及未读短信都拥到了瞳孔面前,手机发出沉闷的声响,手掌因为震动而红肿起来。离此最近的一条短信是说,公司可以等她把报告赶出来,明天给也可以。  
 
  她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下了楼,她还隐约记得那幅图旁边有注明的,就在本市的某博物馆进行展览。  
 
  明明就是有什么东西不堪重负的压着自己,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越来越沉重。  
 
  博物馆里的人很少,她买了票,径直走了过去,在穿着高雅的人群里,她的模样是格格不入的,高跟鞋因为走的急忙“吧嗒吧嗒”的打在瓷砖上,异常响亮。  
 
  她感觉,这样就像走在一场死亡上。  
 
 
               【血红的鸢尾花】  
  当她找到那幅画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那幅画藏在阴暗的角落里,没有人驻足观看,只有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抚摸着那幅油画,脸上是说不出的沧桑。她仔细的看了看图,和电脑上别无二样,只是样式大了一点,左下角有一个签名,只是由于颜色和画面相近,斑斑驳驳的只能认出来几个字母。旁边的老人仿佛知道什么,放下了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过了良久,长叹一口气。“姑娘,不要看这画了,这画啊,邪得很。”她猛然一惊,看着画面上灿烂光鲜的鸢尾花,慢慢把目光转向了这个摸约有六十多岁的老人身上。“你说的是,这幅画?”老人的眼神里充满着恐惧和绝望,“你要知道,”他转身走向这幅画。“人性是可怖的,而承受一条已死的生命是更为难受的……”老人又转过身来,勉强笑笑,故作神秘的凑在她耳旁:“我说姑娘,你知不知道……这画啊,也有人性,特别是当它用人血而做的时候。”说完,头也不回,颤颤悠悠的走出了博物馆,窗户外面依旧阳光明媚,但是丝毫见不到那个刚刚离去的老人。  
 
  她觉得自己的胸口越来越沉闷,像是那个老人说的,“在承受一条已死的生命”。她急急忙忙的买下了这幅画,在收银处,她特意问了一句。“你们知道这幅画是谁做的吗?”柜台小姐的脸一板。“是个死人啦,我们也不知道,又不出名。”这个时候旁边又有一个小姐探过头来插话,笑嘻嘻的说。“诶呀,说不定这幅画上还有他的魂呢。”另一个大声呵斥:“说什么呢,什么鬼不鬼的,你们年轻人都这样,动不动就把事情解释为有鬼……”那女的一边说一边动作轻巧的包装好了画,递给了她。她小心的问了一句,“刚才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位老人出去啊。”那女的脸猛地一沉,“没有的,真是的……自从展览这幅画以后,天天都会有人这样问我,可是他们就是不买画……哪里有什么老人啊,真是……”那个女子又笑嘻嘻的过来,“诶呀,该不是真的是有鬼了吧。”这时候她先说话了。“可能是我看错了,不要急的。”心里却是异常的难过。  
 
  回到高级公寓里,再次端详这幅画,虽然整个画面都用深蓝色来填充,可是她还觉得,这幅画里隐藏了很多颜色,勾勒的并不仅仅是鸢尾花……  
 
  过了几天,姐姐的孩子来到家里做客,五岁的孩子,还是十分的活泼,尤其在客厅里看到了这副挂在墙上的画,硬是要拿下来看,她也没有在意,随手取下给他玩,就和姐姐闲聊了。过了一会,孩子忽然哇哇大哭起来,原来是饮料不小心泼在了画上,也溅了他一身的饮料,姐姐十分生气,一边呵斥一边带着孩子急急的出门去了。她关上门,回头去看那幅画,却发现画面的颜色被染成了血红的颜色,没有因为水的接触而变得模糊,那些鸢尾花变成了一滴一滴血组成的花瓣,耀眼的异常……  
 
                    【行走的死亡】  
  过了几天,她依旧没有去上班,同时手机和电话都无人接听,于是她的同事们到了她家,撞开门后发现她已经死亡的,是因为先天性心脏病突发而亡的,同事们无不唏嘘,多么年轻的人啊,就那么死了。在整理她遗物的时候,看到了这幅画,觉得也蛮不错的,突然她的姐姐尖叫了一声,头发散乱的冲了出来,想要把这幅画扔到楼下去,因为她清楚的看到,这幅画又变回了深蓝色!众人以为她受到了刺激,一味的拦阻她,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和画一起掉下了二十四层的阳台,当场死亡。  
 
当时有很多路人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奇怪的是,这幅画却没有染上任何鲜血,其中一个人感到可惜了,于是随手拿走了这幅画……  
 
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异常沉重,像行走在一场死亡上。  
 
                   (未完待续)   神经衰弱了,此文刚才首发恶魔。宫,ID?月灰。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