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彼岸花(15)
             十五  
  朦胧中,只觉全身上下绵软无力。被柔软暖和的被褥包裹着。棉絮里,阳光的味道从嗅觉直达四肢百骸,让人不禁放任自己沉沦其中。  
  强迫自己撑起沉重的眼皮,双手习惯性地摸向腰间——除了一层贴身的丝织里衣,什么都没有了。缓缓眨了眨眼睛适应光线,心里对适才自己的动作无来由地发笑:已经成为阶下囚了,还盼望着能拥有自己的武器么?不过,想不到自己还有被缴械的一天呵。  
  视线缓缓滑过檀木床顶上繁复优美的花纹,脸上浮现出一丝讽意:我可是刺杀上官家少主的犯人呢,有如此干净整洁的客房住,这就是上官家对犯人的待遇么?或者,是给我这个时日无多的人的怜悯?  
  努力想撑起身子,不料脊背才刚离开床板,双手一软,重重地跌了下去,疲弱不堪的背部再次受创,冷月忍不住闷哼出声。  
  金属落地的撞击声从门口传来。冷月立即转过头,映入眼帘的熟悉身影让她瞬间遗忘了背部和脖子传来的阵阵钝痛。一名年迈的仆妇颤巍巍地站在门口,秋菊般的皱纹间,年轻时的风姿依稀可辨。额上一点观音痣,让她看起来更加慈蔼可亲。而此时,她眼眶里蓄满泪水,直直地看着冷月苍白的脸,又惊又喜,声音里充满着不可致信:“小姐,小姐……真的是您吗?真的是您吗?”  
  是我,是我,我是萦儿啊!心中无声呐喊着,苍白的唇却只能颤抖地吐出两个字:“福……婶!”  
  泪水模糊了视线,只看到妇人略显臃肿的身躯跌跌撞撞的向自己走来,然后,自己双手便被紧紧攥住,粗糙的触觉让心中狠狠一痛,接着,一阵晕眩,黑暗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坠落的瞬间,只感觉到福婶惊慌失措的叫喊,以及那一双……金色的眼眸。  
  已经是第三天了。  
  上官无邪体内的毒素已经尽数清除,只需适当调理。但冷月……自那一天刺杀失败后,便一直昏迷。  
  据忆涵所说,冷月之所以昏迷,是“彼岸”发作的缘故。相传魅楼中杀手众多且各怀绝技,但自易主以来,从未有人试图背叛。其原因是魅楼新楼主为南蛮女子,极善下蛊制毒,再加上其原本便心狠手辣,每有新人入楼,便开始在他们身上种蛊或者下毒以牵制行动,且随着阶位的升高,其身上的毒或蛊也会相对的变得更凶恶、更罕见。而冷月……作为仅次于楼主的两大杀手,身上有“彼岸”……也不算出奇了吧。  
  坐在温润的琉璃瓦顶上,祁枫曲起右膝,左腿随意一搁,任乌黑的发随微风飘舞。看着明紫色的衣袂在风的吹鼓下起起伏伏,金眸依旧,眉心却微微皱起。  
  “彼岸”是一种蛊,被下蛊的人自蛊上身的那一刻起,左肩锁骨处便会出现一块黑色的刺身,刺身图案多变且妖冶美丽。中蛊者需定期服食剧毒之物以防止蛊虫噬咬伤害寄体,中蛊时间愈长,蛊虫长得愈大,需要服食的毒物毒性就愈大。一旦停止服毒,黑色刺身便会开始向四周蔓延,七日之内中蛊者将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经受炼狱般的苦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终在无尽煎熬中七窍流血而死。死时全身抽搐,面部扭曲,偏那幽黑泛紫的刺身把左臂和左脸满满覆盖,那优美雅致至极的花纹使尸身更为可怖可增。且该蛊在蛊虫离开蛊母之后,蛊虫即不为蛊母所控。也就是说,蛊虫与蛊母之间的联系在分离的那一刻起便消失,即使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依旧存活且不受任何影响。正因如此,该蛊一旦种下,便意味着必须杀死寄体才能消蛊。不过,因民间无人知晓“彼岸”的养蛊秘方,其只存在于江湖人的传说当中,正如其名“彼岸”,遥在天边,永不可及。  
  抬头,望向天边那一缕流云。祁枫苦笑。师傅应该知道,他不经意制出的“彼岸”,将会在江湖掀起一番血雨腥风吧,所以才会立即把秘方和蛊母销毁。但是。薄唇渐渐抿紧。是谁把“彼岸”流传至人间?  
  关于彼岸,自己也是从师傅口中得知皮毛,因每次谈及时师傅脸上的悲戚之色而不敢深问。可以说,直到忆涵对冷月进行诊治,自己亲眼看见冷月左肩上那朵栩栩如生的墨黑色彼岸花后,自己才相信“彼岸”的存在。  
  说到冷月……眉头皱得更紧,眼中渐渐透露出关切之色,祁枫却不自知。轻易治愈上官无邪,忆涵却在把过冷月的脉后,对除蛊毫无把握。只能尽力遏制她的痛楚,并使她陷入沉睡,以减缓蛊噬。即便如此,她最多也只能活过秋天。  
  不!不行!决不能让冷月死去!!脑海中这个突然形成的坚定想法让祁枫栗然一惊。渐渐放松紧握成拳的左手,盯着掌心被指甲刺破的血印,他开始困惑于自己的变化。什么时候,自己也开始关心陌生人的生死?而且,是那么的在意……  
  迷茫的金眸骤然一凛。祁枫迅速翻身轻盈落地,倚在窗旁。借着窗内盆景的掩护,祁枫静静的朝房内望去。  
  床上的冷月已经睁开了双眼。漆如子夜的眸盯着上方,无喜无怒,祁枫却能清楚地感到她的无奈与自嘲。如云的乌发使她清丽的容颜更加苍白,纤细的身躯经过三天的折磨后更为柔弱,惹人生怜。而此刻短暂的清醒又让她重新拥有杀手凛冷的气质,刚与柔的完美糅合,让祁枫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突然,一阵略显蹒跚的脚步声传来,祁枫凝神。接着,亲人相会。无声望着冷月悲喜交杂的泪水,心中无来由的一阵阵揪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冷月昏厥的那一刻,顾不得面前那株价值连城的血珊瑚,顾不得床前仆妇惊诧的目光,天地间一切都变得那么的毫无意义,脑海里只有一句:要让她活着!

2015-04-12 来自 网友投稿,共 134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