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诗(柒)
   现在已是炎日的夏季。正午,整座小镇笼罩在灼人的蒸汽里。地面也热得要死,谁要是光着脚走在上面,准会被烫出泡来。  
  大街上连个人影儿都没有,车夫也回家喝茶去了。这时,一双小脚丫出现在散发着热气的地面上,走起来很艰难的样子,不时见一脚放在另一脚上蹭蹭,降降温。这是一个小女孩的脚,小女孩的额上、鼻尖上都布满豆大的汗珠,后背的衣服紧紧粘在背上。  
  “卖香囊嘞!卖香囊嘞!.....”小女孩提着装满香囊的篮子,一路走一路吆喝着。可街上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小女孩再怎么费力的吆喝也无济于事。小女孩望望当头的烈日,又看看篮子里没卖出的香囊,想着:哎,今天就甭想吃饭了。  
  小女孩的脚磨起一个个泡,嘴唇干的发白,瘦的不成人样了。小女孩常常对着天空许愿,她不求得到家财万贯,只渴望有个幸福美满的家,还有,爸爸不要再喝酒,妈妈快从天堂回来.....  
  小女孩实在太饿了,她希望快点把这些香囊卖出去。她像是走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心里渐渐迷失了方向。小女孩见实在没有人,就干脆斗胆去敲人家的门。  
  小女孩来到一家大商户的门前,手不自觉的摸了摸钢板做的豪门,突然又猛地缩回来。  
  “当-当-当-,有人吗?”小女孩敲敲门,声音小得自己都听不见。小女孩很担心自己会被撵走。  
  “咯吱----”门开了。  
  出来一位管家,他上下打量小女孩一番,提着嗓子大声地说:“喂,找谁啊!我量这儿也没你认识的人,你有事快说,没事赶紧的,给我走人。”管家厌恶地摆着手,示意让小女孩离开。  
  小女孩连忙说:“我...我是卖...卖香囊的。”小女孩低着头,眼睛向上看着管家的脸色。  
  “去你妈的,原来是个卖香囊的穷小子。”说完,管家“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小女孩吓愣了。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小女孩摇摇晃晃地又走回了死一般静寂的大街上,正午已经过去了,小女孩还饿着肚子,她不敢回家,就算回去了也得不到一口饭,可能还要被酒鬼爸爸狠狠的揍一顿。  
  小女孩脸上的汗珠反射着太阳的光辉。  
  她再也没有力气走路了,她的脚步越来越凌乱,眼前冒金花,小女孩大概知道什么了,她的脸上竟多了一份笑容,她想,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啪”小女孩重重地倒在地上,篮子里的香囊散落,簇拥在小女孩的身旁,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落在地上立刻就消失了,化为一缕轻烟。  
  【未完待续】

2015-09-02 来自 网友投稿,共 130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