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的思维与话语方式思辨

  
    秘书的培养是一项十分艰巨的工程,人们对此已研究多年,也采取了许多办法,如许多地方开设了各种各样的秘书培养班,不少学校还增加了秘书实训室、模拟工作中心等,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往往还是难以见效。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把秘书职业人才的培养是同于一般的制造或修理专业技能人的培养,结果虽然开展了大量的实际模拟的动手操作能力的训练,但即使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走上工作岗位后真正能确实胜任秘书工作的情况并不使人乐观,相反,我们却可以看到,有些并不是秘书专业出身的其他专业的学生如中文、法律甚至理工专业的学生却在秘书岗位上得心应手、如鱼得水得工作着,这不禁让我们反省一下现行的秘书专业教育和专业人才培养是否存在问题,如果确实有问题话,那么我们的问题到底处在何处?
    问题是在何处?问题恐怕就出在培养人才的核心观念上,即培养秘书人才到底是治其智还是治其力?答案应当是明确的,秘书人才的培养绝对不能是简单机械操作式的人才批发,也许我们教会他们许多技能,诸如速录、文字处理、计算机应用、公文写作等等,但却没教他们学会去思考怎样适应秘书这样的角色,怎样做一个合格的职业人。
    从社会身份来看,秘书就是一种职业。从事秘书职业的人,其职业行为和特征最显著的莫过于它的思想和行为。秘书的思想和行为是具有内在的特性的,我们只有更进一步地了解、掌握秘书的思想特征和行为特征,才可以在人才培养和秘书人才的职业训练方面获得更有效的进展,才可以将秘书人的培养与其他职业人才的培养区别开来。那么秘书人的思维特征和行为特征应当是怎样的呢?
    秘书职业,从工作性质和工作关系上看,它是一种从属性的职业,它必须依附一定的主体才能得以存在,而主体价值观决定了从属地位的秘书的价值观,因此,秘书能否合格,是否胜任,首先是能否体认到秘书的职业地位及其价值取向完全是不以秘书人个人意志转移而转移的这一点。合格的秘书,应当首先是对自己的职业地位有清楚地认识,并且明白主体价值观对秘书职业人价值立场具有霸权式覆盖的特点。简单地说,就是对秘书职业服务对象(首长、老板等)的意识形态无条件地占有秘书人意识形态的特殊性这一点清醒地确认,才可能自觉地去完成自我价值立场的转变和职业思维模式的确定。在这里需要明确的是,秘书人的思想主体是什么的问题。秘书人作为个体的人来说,是有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的,但一旦进入职业的角色,那么,这时秘书服务对象的思想和情感就必然地要成为秘书人思想的主体,秘书人仅仅就是自己服务对象的思想和情感的另一个载体而已。就秘书的服务对象来说,无论各个层次的大小领导,对秘书的职业要求基本上是一致的,就是必须满足他在意识形态方面霸权式的期待,而秘书人就应当在满足这种霸权式的期待方面作出自己的努力。
    实际上,秘书价值立场的转变并非是轻而易举的。一个人,尤其是在没有成为秘书职业的从业者之前,都是具有个人的思想、情感和价值立场的。也是就说,不是秘书人的人可能会允许有许多非常个人的私性的东西,尤其是思维方式可以有许多比较自我、个性化的成分,这不仅会成为工作障碍,有时反而可以帮助自己获得成功,如与秘书职业比较接近的作家、记者等。表面看,作家、记者等等主要工作也都是写材料,但如果是秘书,他写的材料自我、个性化的因素参杂其间,就不一定可以使自己获得职业上的成功,因为从职业的特点和性质上看,这时一种错位。秘书的职业不允许它可以用秘书个人的价值取向来为自己服务的主体代言,这是它的性质和地位决定了的,它只能以其服务主体的价值观为自己的价值取向,它只能为主体代言。实际上,秘书服务主体对秘书人价值上具有绝对的霸权地位。秘书服务主体的价值观对秘书来说,是绝对和唯一性的,这就迫使秘书人必须学会做到个人价值观的丧失和自我思维的无意识。只有懂得并学会自我意识的自觉丧失,完成个人价值取向主动地向主体价值取向的转变,才能自觉地服务于主体,才能真正的以服务主体的意识和价值观进行现实问题的思考。所以,秘书人才的培养首先就是为秘书的服务主体培养具有与秘书的服务主体完全一致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人才,以秘书的服务主体的意识转移而转移,以秘书服务主体的是非为是非,这样,秘书职业人才能职业性地去思考如下一些问题:我们所服务的政治和利益集团在当下需要什么样利益?政治和利益集团应当在当下的语境中如何言说?
    思维观念转变了,秘书写作时文字表述的话语方式才能水到渠成。话语方式,具体地讲,就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言说。秘书究竟应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言说呢?实际上,一个人话语方式取决于以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当秘书的价值立场确立以后,其思维方式也会随价值立场的转变而转变。一个人具有无产阶级价值观的人,他的思维方事务往往是比较客观、辩证地思考问题,能够把握事物的本质内容。1921年,毛泽东同志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发表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的著名观点。那时,他虽然还身兼着国民党宣传部副部长,但他确立了无产阶级的立场和世界观,尽管身在国民党的意识形态管理机构,但并不妨碍他运用无产阶级的世界观进行正确的思考,可见,人的思维方式一旦确立,那么,他的话语方式也就随之转变。秘书职业人在思维方式、价值立场等方面确立了从属于服务主体的需要之后,也就必然地要成为服务主体所需要的意识形态的人,秘书人作为主体意识形态的代言人,那么就必须去以主体的身份、地位去言说。我们可以经常看到,一些在秘书的职业岗位上工作出色的秘书人才,之所以写出的文章几乎很少被修改,工作上能够被自己服务的对象所倚重,不是因为秘书自己有个性,而是领导的个性此时已经体现在秘书人的职业工作之中,秘书已经与领导在思想和情感上完全一致,他的工作自然可以完全符合领导的所思所想。符合领导的所思所想的秘书,自然能够满足领导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霸权式的期待。
    秘书一旦成为主体意识形态的代言人,那么在言说方式上就必然有所追求,就要符合秘书工作所需要的语境。一个合格秘书人,是必须了解并熟悉秘书岗位的特殊语境的。秘书岗位的特殊语境应当指两个方面:一个是秘书生活、工作的社会、政治环境;一个是对秘书在具体生活、工作中的寓言环境要求。秘书生活、工作的环境对秘书人的职业行为具有特定的制约性,这种特定的制约性表现为地区和地区之间,低级行政机关和高级行政机关、一般行政机关和特殊行政机关、行政机关和企业机关、小企业和大企业机关之间的区别。地区及机关不同,秘书生活、工作的环境也会不同,秘书的工作寓言也必然会产生区别。不同地区、不同机关的性质及其类型和差别会影响到秘书人的思维,也一定会影响到秘书的话语方式。一般讲,体现主体意识相态的言说,在性质上都是“官样文章”,在外观形态上,就是说“官话”。具体地讲,秘书人的文字表述下笔就应当是“官言官语”,而不能是其他的话语方式,如果真正做到了“官言官语”,那么,就具有了秘书工作所需要的话语方式了。应当注意的是,同样是说“官语”,却是有差别的。“官”有高低,“位”有不同,即使是说“官话”也要有清醒的身份职位意识,既不能越位,又不能错位,即使大机关里的小部门都已经习以为常的话语方式在小机关里的大领导那里也是不能随便模仿的;中心城市机关里的话语方式在边缘城市机关里也是不能盲目照办的,这就是秘书人必须要了解的社会和政治的语境,只有这样才能使意识形态的代言成为适当得体的秘书话语方式。
    因此秘书人的培养,首先是意识形态人才的培养,其次是官方话语写作人才的训练,明确了这两点,我们在人才培养方面可能更有效地接近我们所追求的目标。

2013-09-24 来自 网友投稿,共 97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