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劳动的开端

  • 网友投稿
  • 2013-09-13
  • 260

  我劳动的开端

  那是个很酷热的暑假,那年我十六周岁,还在上高二。

  因为天气大热,山村的孩子都习惯一大早就上山打一担柴回来再吃早饭。吃过早饭就去河畅游嬉戏。去河边的路上我看到表哥怏怏地坐在树荫下,表哥比我大几岁,他在一个小私人煤矿背煤,他说他病了,正愁没人代班,他们班十八个人,不能上班就得找人代班,我说我去啊,他头摇得象贺郎鼓一样,一个劲表示不行不行,你能行吗?我还真不信邪呢,拍拍胸脯说我去定了。

  因为上中班,于是那天中午我早早吃了中饭,偷偷用一个小搪瓷碗装上两把米和两只红苕,然后骗妈妈说我去一同学家有点事,晚点回来

  去煤矿要走五六里山路,要翻越那座几百米高叫虎槽的山脉,正午的烈日下,山路两旁一人多高的茅荻散发热气炙得让人窒息,衣裳被汗湿透的我,这时真是有点不知道根底,但就不信这个邪,

  听说我要去背煤,一个叫阿山的远房叔几乎是暴怒叫骂我,让我赶快回去。但我还是犟着下矿了。

  我找到表哥的衣服和工具,一身被煤粘得比搭帐蓬用的帆布还厚的衣裤,足有十斤重,还有一条一米多长呈弓形的驼担和一大一小的两个筐子,说真的当时我一直在考虑怎么用这东西背煤……

  午后一点半我们开始下矿井,十八个人中我最小,但也有年近六十的老人,踏着积水的大巷进发,说是大巷也就是个山洞,平均高不足一米八,宽就是一米吧,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走了半小时才到下井口,再下一百七十多级用松树钉制的楼梯,才到煤层口,我学着大人们的样子,用小筐装上约五十斤煤块,大筐装上约八十斤的散煤,然后手足并用,半伏下身子,用弓形驼担三分之一处那个扣勾挂在肩上,刚好让驼担后部压在屁股上,后驼担有个朝上的挂勾,我挂上八十斤的大筐,前驼担挂上五十斤的小筐,因为下边小巷较小,我们不得不猴子似匍匐手脚并用,大人们用近十分钟一步步爬上的一百七十多级楼梯,我只用他们三分之一的时间就爬上来了。可能因为我性急,也许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到大巷就可直立了,我们就改用扁担挑,用半小时走大巷,这样我就可以挣钱两元,

  说起来那天真很背时,驼第四次上楼梯口时突然停电了,那种突然的畏惧至今心悸,似乎四周一下子毫无生息了,真有知道什么是地狱的感觉,好在十分钟左右矿主发电了,我的头也被矿壁里坚硬的石头碰出了血,老矿工都没事,可能是我个子高,那时也近一米八了。

  那天我和大人们一样背了五次,每百斤一块五毛钱,我挣下了十元零一毛陆。

  下班时我用半个多小时洗澡,我看到了我左肩的皮已殷红斑驳地楔入的煤点,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拿到了我一生中第一笔收入,

  我回来爸妈已经睡,那晚我睡得很沉,沉得不敢翻身,好象一翻身全身就要散架。

  本是不敢再去了的。但第二天晌午我还是决定去,因为十元块对我有太大的诱惑,十元钱可以买好几十斤一毛四分柒一斤的供应大米。我半学期的学费只需要两天就行了,五分钱一个的鸡蛋妈妈要多久才能攒到十块呢/

  于是我一连干了八天,第九天就没去了,因为早班矿里出事了,破了地下水,淹死了四个人,矿被查封了。

  开始 爸妈一直不知道我去煤矿。后来我把八十多块钱给妈妈时,我永远不会忘记妈妈那个惊恐万状的表情,还有无奈,凄楚和眼睛溢出的泪珠。

  这就是我真正体偿的劳动开端

  标签: 劳动 开端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