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堂弟结婚回了一趟老家。

  乡下的空气清晰、带着一种淡淡的泥土气息,有些久违了的感动。脑海乱乱的、儿时的记忆跟眼前的景象冲撞着,分不清眼前和脑海记忆哪一种感受才是真实的哪一种才是梦。回来遇上了下雨天,脚下踩着一汪泥污,树叶在这个冬天被寒风摧残的有气无力,雨水渗入泥里,伴着树叶的清香吸入肺中,让本来因为坐车而晕晕沉沉的脑袋变得清醒些许。

  记忆里面的老家很是热闹,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在县城置办年货、院上院下的拜年、杀鸡宰羊、过年打糍粑、大人们在春节时候打打牌、喝喝酒,天南地北的瞎吹、好不热闹。。。。。而如今的家乡、已经看不到那样的情景了。热闹喧嚣仿佛与小村绝缘,年轻人外出打工的打工、上班的上班,很少且很难回家了,何况在城市呆久了也自然习惯了繁华喧嚣的生活,老家,或许会想念或许不闻不问甚至遗忘,或只能是在夜深无人时候拿来当做祭奠及供奉心灵的祭品而已吧。。。。。

  看着家里有些年份的桌椅、不知是油脂还是黑泥在墙上涂鸦的斑驳,没人打扫布满灰尘的家具、突然一阵压抑,那年头或许比我还大的桌椅,污黑墙面上一道道痕迹,布满灰垢的一张张家具,都曾伴随见证着我儿时的成长印记;村里那些熟悉而叫不出名字的老人、离开后才出生而不认识的小孩、听着乡亲们说着某某谁去年结婚、某某谁今年生子,想着他们年纪小的时候以及现在的模样,心很乱,说不出是应该为他们高兴,还是应该为岁月如刀让人无力而难受。村子每年都在有人去世,老人们说,平时年轻人不回家他们吃完晚饭就上床睡觉,日子就这么一直重复,唯一的热闹和新鲜事就是我们这些熟悉的生面孔回家看看。。。。

  突然觉得村子老了,就像是这一群熟悉又陌生的老人,踟蹰着、蹒跚着、亦步亦趋着在这个狭长又寂静的小道行走蹉跎着。回家、回家,年轻的人渴望回家,回家、回家,年轻的人也注定不会停留在家。老家,只能是像老人伫立道路上的守望者。孤独的等待着、也在寂静的沉沦着。亦步亦趋、被岁月斑驳着。

  家后面的那条浔干枯了,小时候那是我最喜欢呆的地方。那时光着脚丫踩着水田、坐在稻草上对着天空咧嘴傻笑。后山坟场“打仗”的地方如今杂草丛生、那与伙伴们躲在后山当着山大王的山洞不知道现在还是否存在着、小溪里用筛子网过鱼虾,用石子堆着溪水洗着澡,那时候的水很清纯,不是这般污浊.....

  眼前一幕幕一幕幕画面和记忆里面的情景冲撞着,心灵突然涌现一阵阵苍白无力,曾经觉得很宽阔的地方如今觉得很小很窄,以前还很精神的老人如今亦步亦趋,岁月的纹路爬满了沧桑的脸庞,本来健步如飞的身体在时光痕迹中被雕刻出佝偻的模样,记忆中的那些人在漫长而遥远的道路前方逐渐改变了容颜,残留下来回忆里略带了温暖的笑容。也有些熟悉的面孔今生再也无法看到了,以前很是热闹的老家如今像病入膏肓精神咽咽。。。

  别人说,游子是放飞天空的风筝,无论它飞往何处,都有一根线牵挂着它们。只希望,我们活着的人好好珍惜现在所拥有的。至少,等到失去的时候能让自己少一些遗憾.....

2014-03-16 来自 网友投稿,共 230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