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花里淡看春光老

  • 网友投稿
  • 2014-04-04
  • 206

  单位附近有一条不足200米的小路,路两边的篱笆墙上爬满了蔷薇。每年的四月底五月初,便会有一两朵心急的蔷薇花早早的挂于枝头,远远望去,就像少女长长的发辫上插了一两朵辫花。这样的光景也就三两天吧,等你再看,已发现大片大片的花儿呼啦啦的开满了枝头,就像一扇门后面躲藏了一群调皮的孩子,刚开始一两个胆大的扒着门缝探着小脑袋往外紧张的张望着。然后突然的,大门打开了,从门里叽叽喳喳的涌出来一群小可爱,气氛霎时热烈到让人欢喜。

  蔷薇的枝干成半攀援状,静默的附于篱笆墙上,枝叶密集丛生,生机勃勃,花开时节,满枝灿烂。初见这种花时,就一下中了它那热烈灿烂的花毒,至此,便爱它爱到无以复加。明代顾磷曾经赋诗:“百丈蔷薇枝,缭绕成洞房。蜜叶翠帷重,浓花红锦张。”

  每年的这个季节,我都会刻意的到这条路上走走。走近花下驻足、观看、欣赏。看它静静的前伸着手臂,托起一朵朵灵动雅致的小小花朵。闭上眼睛,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丝丝漾开,在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弥漫着……

  四月芳菲尽,五月蔷薇开。春天到了蔷薇花开的时节,也就真的渐渐的走远了,要想再看春天,也只能等来年了。今春逝去,可待来年,而人呢?

  老公一个多年不见的表姐最近到家来,见了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呀,你怎么也不见老啊?!”我听了一时愣住,等反应过来了,不禁“扑哧”就乐了。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了,说自己不老,那是不现实的,说自己老,又觉得在婆婆面前我要说自己老,实在是有点滑稽和不敬。再一个是自己真的从来就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蓦然和这个“老”字撞了个满怀,禁不住的,就有了很复杂的东西在心里——————-是莫可名状吗?是不知所以吗?是措手不及吗?又似乎都不是。于是,我自己笑啊笑的,就笑到了无语……

  仔细想想,世间万物,又有什么是不会老去的呢?就连眼下这明媚的春光,原来也和人一样是会老的啊!

  张炎的那阙《高阳台》————-西湖春感里的一句“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写尽了春光老去时的凄然与幽怨。“屈指数春来,弹指惊春去。”高观国的这阙《卜算子》也慨叹出了春光的短暂与难留春住的伤感。

  春来春去总无声,花落无言人有泪,绿荫丛中觅残红……人们总是爱把自己的悲伤愁绪不由自主的转嫁到自然万物的身上,哪怕是这样灿烂明媚的春天。

  想来,让人易醉的是春光,而最易让人伤感的也是春光吧!春天总是匆匆的一晃而过,来不及让人仔细的琢磨,绿中的那份嫩早已失去了新意,陌上树荫已渐渐浓成一片,芳草连天,早已绿到了瘦西湖。于是,有人在花下驻足,有人含泪把落花捡起,有人在花语里相思苦。

  眼下,又是一年花落叶密春意阑珊时。那么,就让我们深拜楼中月,浅思意中人,淡看春光老吧!如此,才不会凭空添了那一丝莫可名状的愁绪。

  原创碧蓝若雪

  标签: 春光 蔷薇花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