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兰※乌龟※美衣

  星期天大扫除。洗衣服时不经意看到阳台角落里的“宠物”。

  吊兰长势喜人,已经有三四枝垂到了地上,一片繁荣。乌龟似乎从冬眠的世界里醒了,开始进食。

  吊兰是最廉价的吊兰,十元一盆。领回家时瘦小单薄、只有小小的一簇,花落我家也有半年了吧?除了把它安置在阳台的小凳子上,也就是偶尔看见了浇点水,最多的是视而不见。实在是照顾人、照顾事、照顾心情,需要我去照顾的太多,有时连自己也会怠慢忘却,它太不起眼、一个转身就会忘掉。对它的生死我也没有任何期望与足够重视。下意识里觉得横竖脱不出个悲惨结局。

  结果就这么不经意的一眼,我才发现它出乎意料的长势喜人。已经支出很多斜条,垂在四周郁郁葱葱一片繁盛。

  乌龟落户前、我再三警告外加确认,三个男人、一帮家人、若干杂事,这工作量实在不轻,真不想多出两“儿子”,可是因为我的不作为它们死了,我会自责,会伤心失落。老公说,这东西很好养活。不挑环境,吃的不多,最大的优点是十天半月没水喝,没东西吃也不会死。他又自觉承包照顾它们的任务,我完全不用理会,于是家里又多了两个特殊成员。而我也实在,多连一个眼神也懒得给它们。被我这么无视,它们不止没死,还长大了一圈。

  于是这两个特殊的风景在阳台上装点着生活。

  今天重新审视它们,许多记忆,许多人事,许多感慨在脑海里回旋。

  打小在泥土里滚大,自认为有双妙手,花草一事上不逊色。小时为了把指甲染红种过凤仙花,一片片的不算漂亮的花却喜庆了我青春年少的双手.梦想着自家院子里正大光明的累累果实,移载过野生的杏树。养鸡、喂猪、跟着爷爷放羊,看外公照顾耕牛、家里的小猫打架,曾被大黑狗舔过脸。

  至今,人生最大的梦想是有一个自己的农庄。理想的房子、房周果树、墙下种花,各种动物满园跑。可是,几时起我变得如此懒散了?

  养过一株牡丹,照顾过杜鹃。这里气候不适合牡丹,可是挡不住那深深的仰慕、切切的喜欢。买花盆、选沃土,日日悉心照料,浇水、施肥、松土、晒太阳,满心欢喜的期待,心心念念的注视。它也不曾负我,清明抽芽,谷雨长叶,夏至时一片茂盛。那年非典、该到磊起花苞含苞待放时,我们被封闭在不近的两处。冒着可能的危险,我依然时时照料。它依约开出了第一朵粉色的花,大而灿烂、一如我被回应的心。美好的事物奢望的惦记的人自然多,某天外出、抱它出去晒太阳,夜归、它便不见踪影。伤心了很久,如被夺走的初恋,久久无法释怀。朋友送过一盆杜鹃,到时、长得很好、满满的花苞。其时、刚把老二接到身边,孩子太小、异地辗转全然陌生的环境,还有一对并不熟悉的父母实在很难适应。再加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照顾孩子,各种事情叠加到一起多如牛毛、杂乱如麻,也就没有心思照顾杜鹃,把它托付给了旁人。待到事情终于缓解、有心思理会它时,发现花已经半死不活。心下大骇、哀伤莫名,接连数日殷勤照顾。慢慢的它也如一知心人般生机再现,过的一月又开出些花来。可惜精力实在有限,后来再度没有时间照顾它,慢慢、慢慢的他也用自己的死亡来宣告对我不关心的抗议。

  养的最多、最用心的宠物是猫。

  第一只到家时还不会吃东西,如初恋、如子息,最开始喂食是用针管给猫嘴里注射,一日若干次,次次谨慎心焦,能吃东西了更是用心,新鲜嫩玉米、熟肉、火腿,总之这家伙的伙食和待遇比家里任何一个成员都好,就连睡觉也要我的胳膊做枕头。可能被呵护的太过了,他没有学会自己该有的生存技能,一次外出散心之后他再也没能回来。父母猜测应该是被人抱走了。

  第二只更是特别。他来时长得很好,肥的毛豆顺滑的很,一脸凶相、被他唬了好大一跳。所以会来,是因为他劣迹斑斑。鱼缸的鱼被他捞光了,家具被他抓花了,每天吃新鲜的生肉破坏力着实强。他来我们家也算蛟龙得水,可以抓到落地的鸽子,树上的松鼠,后山的野兔。老鼠这东西味道不好向来不吃,每次都是咬死了事。白天在炕头的阳光下懒懒的睡一天,夜里十点出门、半夜两三点回来,每次都是满载而归。睡觉也讲究,用他那冰冰的、湿湿的鼻头在你脸上蹭来蹭去,然后舔你的鼻子,被窝掀开,他便枕着你的胳膊呼噜大睡。每次哀伤时对着他喃喃细语,它会用头在你身边蹭来蹭去,一副听懂安慰你的贴心摸样。他是村子里最凶的猫,出去向来威风八面。所有不听话的猫都被他欺负得很惨,于是爱猫的主人每次看见他都会狠狠的揍他。

  他虽然可以在猫的世界里横行,可是在这人心叵测的世界里活的也艰辛,好多次险象环生。一次、出去一个多星期没有回来,全家人急的到处找,没有找到。隔几天回来时一身伤痕,好几处皮毛伤了很惨,身上还绑着很多铁丝。母亲心疼的看着、猜测,应该是哪家的人记恨他欺负人家的猫,然后把他绑到野地里了。再一次为他心酸,被铁丝绑死怎么挣脱的?怪不得满身伤痕。还有一次、许久没回来,照例到处找,妹妹在路过一家人门口时影影约约听到了他的悲号,于是不顾礼节破门而入,在后屋找到了他。还有一次,依旧数日未归、弟弟地毯式的寸土细寻,在临村一户人家找回。如此再三、失而复得得而再失,最后一次出去再也没能回来,无论怎么找再也不见它踪迹。

  收晾干的衣服,每次换季都要进行检视,过时的、破损的、短小的、污损的,作为家庭主妇必须心里有数。一圈看下来惊觉自己似乎又没衣服穿了,喜欢的裤子一条条都磨破无法再穿,不喜欢的,放在那里倒依然新鲜。喜好太强烈、总挑喜欢的穿,日子一长破是自然,谁曾想过这偏爱也是有害的?

  许多世事不外如是。

  君子无罪怀壁其罪,最美的、最好的觊觎的人也多,最容易失去。最娇弱的、照顾的最多的,自己很难存活,可是谁又能时时不拉的照拂?最喜欢的、用的最多的,最容易损毁。

  最爱的情人总会失去,或者总会给你最深的伤痛;最爱的物件总是容易遗失,或者损坏;最爱的亲人子女可能最不成器,或者最让你失望。依靠最多的,最易给你致命一击。

  反观那些不抱希望的,不用费心力的,最初并不惊艳的,不起眼的,往往在我们的生命里最持久、实用、最让人满怀安慰。

  如同那句古话,淡极才能长久。

  岁月最是磨人,风霜雨雪的摧残,越是最初就美的,凋零的最早,最难留下到最后。

  那不值钱的吊兰,那寂寂无声的乌龟,那些不入眼的衣服,伴着这苦涩艰辛又悠长的岁月让我满怀惊喜安慰。

2014-02-03 来自 网友投稿,共 86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