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 网友投稿
  • 2014-08-08
  • 140

  天空阴沉地下着小雨,似苍天哭泣的泪水,肆无忌惮地散落在幽深的田地里,泪光闪闪的树叶在阴冷的微风中颤抖着;坟前,那一堆堆青草,一丛丛野花泪眼婆娑。有人会说人死后会上天堂或下地狱,我宁愿相信只有天堂,而地狱一说纯属吓唬人的吧。

  忙活了一上午,吃完中饭,一家人向太爷太婆和爷爷的庄园走去,在路上,乡里人都急急忙忙地奔向墓地,生怕老人等得太久,忙碌的人们或许只有今天才会想起自己的祖先,亦或者只有今天才会去墓地打打杂草,清理垃圾吧,而我却是属于后者,想想都有点心寒。从车上下来,看到庄园早已陈旧,杂草繁芜,而太爷太婆还有爷爷不知不觉地又居住了一年,尽管知道你们不会怪罪于我们这些不孝的子孙,但不免心中还是会有点自责。二爷爷,姑爷爷,爸爸,哥哥,当然还有我,几个大老爷们开始除草清理垃圾,终于在十几分钟后使庄园干干净净。然后就是摆好贡品和祭奠物,鞭炮响,父亲用火机将纸钱点燃,嘴里虔诚地念叨:“嗲嗲娭毑牙佬子,今天是2014年4月4号清明节,我们全家来看你们了,你们又有钱用了,在底下不要舍不得发钱,没钱了就拖个梦给我……。”后面又说了些望老人能够保佑我们这些年轻人之类的话。太爷和爷爷都喜欢抽烟,我从袋里拿出了一盒烟,每个墓前三根,自己也点上了一根(今天老爸是允许我抽那么一根烟的,呵呵),算是陪陪他们吧,坐在墓前,望着远方的河流,想起了原来的点滴。

  太爷坐在我家门前抽烟谈笑,中午的时候总是会买点肉叫我跟哥哥俩去他家吃饭,吃饭间总是会说他的十八兄弟;太婆则是整理家务的能手,井井有条,每次去都会找东西给我吃;爷爷吃斋念佛,每次晚上到楼上,都是爷爷关灯开窗,一幕幕都呈现在眼前,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

  烟尽人去心还在,火灭泪干痕永留。每年祭祖之后我总是会独自一人登高,回归于自然,享受那鸟语花香,尽情释放生活中带来的压力,借着汗水甩开心里的压抑,思绪潇潇洒洒的狂奔着,完全投入到我的个人世界,唯我在独舞!很愿意独自一个人如此的肆无忌惮,脱下所有的伪装,所有的不安,没有了任何的牵挂,为自己感到欣慰!

  清明节即对老人的回顾,也是对自己心灵的洗礼。

  标签: 清明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