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广州印象之六十一

  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摩托车潇洒地停在台阶前。驾驶员一脚蹬地,一手弯进后面车篓里,掏出一份快递件给我。等接过回单,车头一转飞驶而去,轮子下冒出一股烟尘,掀动地上的落叶打了几个滚儿。每天我刚开门,他总是紧挨着我的脚后跟到货场,风雨无阻,比北京时间还准。快递员是我的老乡,中等个子,国字脸,前额的几道皱纹,很有沧桑感。

  一次我称赞他骑车又快又稳,他不以为然的说,这是什么东西,我开别克更快更稳,那才像个东西。

  这一片几乎是四川人的天下,一遍川音,蹩脚的普通话也有一股麻辣味。见到江汉平原故乡人,拉的话自然多一些。以前这个行业是邮政的一统天下,绿色的自行车穿行在辽阔的大地上,给千家万户带去了希望和欢乐。但他们拖拉的衙门老爷做派,终于失掉了城市这块市场,只能躲进穷乡僻壤里苟延残喘。无数快递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以方便快捷的服务,获得了人们的青睐。去年下半年,他的童装厂倒闭了,欠了一屁股债。经朋友介绍,进了这家快递公司找饭吃。熟手带了三天,就成了这一方送件的鸿雁。

  从经常上电视的明星老板,到走街串巷的快递员,这个角色的转换,对他不是太难的事,不过由开车变成骑车。失落感不能说没有,但只是偶尔流露出零星半点,毕竟由开车变成骑车。去年底,不知是我来迟了一点,还是他来早了一点。那次他把摩托停在货场对面,车顶就是那新旧相压几层的横幅,欢迎市、区公安便衣进驻我社区打击盗窃犯罪!进巷子里过早去了。转来一看,被偷了五件货,当时急得脸色苍白。

  我安慰他,你以前别克被盗都是毫不在乎,今天丢了这么一点东西就六神无主。

  东西不同、东西不同。他语无伦次的解释,我那是自己的东西,这是客户的东西。还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里面的东西值不值钱。这该死的东西,怎么不偷走我的东西,与这些东西相比,摩托算什么东西。

  从这些啰里啰嗦的话里,我好半天才弄清楚了,这上十个东西各自指向什么东西。东西作为代名词,包揽了所有的名词,就像忽必烈为汉语贡献出的搞字一样,能取代所有的动词。只是这动词和名词还未碰头,组成搞东西一词是个什么效果?我笑不出来,感觉到一种沉甸甸的压抑感弥漫开来。是担心失去工作的恐惶,还是对失窃的追悔莫及,使得他痛心疾首。我想,正是这种可贵的品质,使得他以初中学历闯江湖,能在异地他乡办起了一个几百人的工厂,在风波诡谲的商海沉浮近十年。郊区政府,连续三年把他树为创业标兵。而且,他还在当地找了个温柔娴淑的妻子,有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

  为什么那个厂经营不下去了呢?后来我问过。

  他无奈地摇摇头,欲言又止。那些东西,不提也罢。

  至今,他还在快递公司送件。每次进屋交件签单,目光也紧紧锁着摩托。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谁要动一动车上的东西,就咯咯地扑打着翅膀飞过去了。

2015-01-03 来自 网友投稿,共 154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