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笛疏雨寒吹彻——香山

  雨,一直淅淅沥沥、缠缠绵绵、不停不休。实在等得无聊了,两人便撑了伞冷清清的上路了。

  风缠着雨丝,飘飘洒洒不时变幻着方向,泠泠然令人清醒异常。渴望,一场秋雨洗净我的骨头,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肆意吸收着这冷淡清新湿润,因此,灰沉沉的天色,丝毫不会影响我昂然的兴致。

  从住所到香山,甚是方便,加之天气的舒爽,连一向晕车的搭档在下车时都是兴奋活跃,没有些许不适。在公交上只埋头浏览一些网页资讯,以至于下车的霎那,竟然将那隐隐约约绵绵延延的黯然山色当作了迷蒙烟雨后天色的一角。站定,恍然,不禁哑然失笑;但那一派烟雨梦萦的景象,确实有着令人叹服的魅力,恍恍然如幻似真。

  本是一路扬着伞向售票处行去,无奈风时而狂舞,吹落搭档帽子一次,迫得伞时而变形沉重,不免手忙脚乱,干脆收起来,尽享这无边的秋意。

  雨中上山的人,不算拥挤,却也不至于冷落,尤其在入口的勤政殿处,空间狭窄,伞和人挤做一团,十分热闹。勤政殿前两株枫树——左边的一株,除了少许绿叶,皆呈金黄,右边的一株则是红绿相间,很少黄色——是此次香山行唯一留下印象的所谓枫树。雨中的香山,池中漂萍,径上落叶,石上碎花,虽然天色清淡许多,依然迷离不减,一路跃然,一路欢畅。

  从右侧上山,因着路面湿滑,搭档又无他人做伴,不能放肆,是最规矩的一次出游,但还是秉性难改,甫一上路,便先被一堆假山石和石上一蒲蒲的野菊花引得爬石头照照片去了。待我消停了,才发现这堆原是被冷落的石头下面巴巴的站了几个和我差不多的女生等着步我的后尘,只好拍拍手离开。想来,我不算是异类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很多嘛!

  在知松园附近徘徊,喜欢看消瘦冷寂的枝桠,红润的串串野果,一路铺展的单薄落叶,如云的松,潇洒的竹,以及竹丛掩映的斑驳了的竹门,银杏黄了,柿子红了,树上的叶子稀疏而冷寂,薄薄的叶片总让人在这沾衣欲湿的秋雨中感到凄凉,走过几座小园,穿过几处亭廊,悠然恬静,最幽默的,莫过于树丛中“计划生育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宣传条幅,真真的不放过任何一个广而告之的机会……

  终于开始正式的爬山路。叶片杂草遮拦的标识上写着“由此登香炉峰,全长约1500米,高差418米,约2300级台阶。山高坡陡,注意安全。”还犹豫什么呢,一米多宽的石阶,悠悠的爬吧。路窄了,风景也单一了,或者看石阶,或者看杂草绿叶,待到坡陡得厉害,还有标识提示:爬山不观景,观景不行路。

  一路石壁石阶、深深浅浅的叶子、高高低低的树木,雨丝已然似有若无,一级一级的石阶上积存的水迹浸润着残损不全的落叶,稍一抬头,是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缆车,简易孤单,在这样的天气里无人理会。路上游人不多,能看到长长的台阶被石壁遮断,被枝叶掩藏。搭档不知何时开始,有了些微的恐高,一开始爬山便紧紧攥着我的一只手,于是跟着我吃苦受累,因为一路上我基本不作休息,执意要上到山顶;偶尔停下来稍作喘息也是在并不宽阔的平台地带给远远近近上上下下的景色照照片,跳来跳去,有时便会将她落下一小段,再回头,看到她可怜兮兮的叫我下去接她,我则一次一次的强迫她自己来找我,很是不人道。

  上山的路,从迷蒙走到清晰,间或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向下是开阔的平地,公路是柔顺飘逸的丝带,房屋林林总总错落有致,在缭绕的雾气中若隐若现;向上是或陡或缓的石阶,葱郁的林木,看似近在咫尺的香炉峰,侧面是绵延的山峦,绒绒的绿意或者暗红,天色不很明朗,在几座比较集中的山顶蒸腾着乳白的雾气,似仙气氤氲,又如妖气罩顶,须要一只名曰悟空的猴子前去一探究竟……

  终于爬到山顶,香炉封印的红带系满了高高低低的树枝,风很强烈,站在石头上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回望来时路,一片苍茫,全然不似一路行来的落落清新。在重阳阁附近简单逗留,又大致去过观景台,路过云岫茶苑之类,顶风冒寒拍过些许照片,手脚已是冰凉。喜欢在山顶徘回,当风绝顶的襟怀,众览无余的视角,愿用一生烟火换取一时迷离,不自禁的亲近着这份陌生的舒畅,只愿自己能行得更远,看得更辽阔,毕竟,一个平凡而狭隘的我,不能常常拥有这般的体验。

  下山的路,寻了一条极为平缓宽敞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一路上不少卖纪念品的摊位,都不做停留。正是午后时分,虽然天气清冷,亦是一身薄汗。悠然的放着《一程山水一程歌》的单曲循环,总觉得这样的感觉刚好和了那句“一程山水一程歌,一笛疏雨寒吹彻”,心理暗喜。下山的路很轻松,路边的红叶也比上山路要鲜艳丰富。红叶疏落,山色苍苍,云雾迷蒙,层层叠叠,和眼下的清晰形成鲜明的对比。和搭档依然是牵手携步,却是一番轻松自然了,回想到终于爬上山顶时,被她一路用力攥到通红的右手,两人相视而笑;后来歌曲换到范冰冰的《花之魅》,听到“执手相看最美,虽无语,心已给”,更加笑得不可开交。心情舒畅,竟然忘记了平时的语言习惯是相互打击,到了那个四四方方的山神庙,更是想到一连串的土地呀,狐狸精呀,老槐树精之类,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是:土地知道狐狸精住在那株千年老槐树的树洞里……

  香山寺,是在下山的路上去的,所以一路从主殿向下走来。香山寺亦在侵华联军的熊熊大火中残损不堪,主殿只剩了基石孤零零的裸露在泥土中。向下仍是层层的台阶,那些被我定义为虔诚的台阶,沾染了感伤,一路下山来,斜斜的走向出口,依然没有留恋,没有依依惜别。

  下山吃过这一天唯一的正餐,恰巧是一个尴尬的时间。继续寻找去处,时间显然紧迫,直接去车站,时间又绰绰有余,只好在换乘的时候再做打算,最终选择了在鼓楼大街优哉游哉的看着古色古香的店面,逛着狭窄拥挤的胡同,钟楼修缮,不得进去一观,在广场上徘徊片刻,只好在崎岖的小巷里迷路般的往地铁站摸索,待到再见地铁入口,夜色已然朦胧,两天的放肆,终于走到了终点,麻木的疲惫,想念香气扑鼻的晚餐,想念舒适温暖的床铺,我的愿望是:吃饱,睡饱……

2014-04-20 来自 网友投稿,共 133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