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信仰

  妈妈的那颗心是天底下最为善良的,就连左邻右舍的大人和孩子们都那么的认为。

  妈妈说,善良就是一个人的信仰。你看共产党就善良,给老百姓地种,给穷苦人撑腰,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当领导的要有颗善良的心,那样才会想着群众不为难群众。当医生的心要善,那样才会从心里同情患者,尽心尽力地排解病人的痛苦。大人要善待孩子,孩子要孝敬老人,强的别欺负弱的,富的别慢待穷的,每个人都去努力做了,这个社会就和睦了。

  我曾不理解妈妈的信仰,因为课本上明明写着“实现共产主义是我们的信仰”。妈妈说,我不懂得什么主义,就是知道人活着心眼子要正,处事待人要讲良心。

  说妈妈有信仰,可从没见妈妈进过庙宇和教堂,没见她拜过什么佛,烧过那种香。

  可有一天,我下班,刚走进家的大院,就听得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高声朗读些什么,我细听原来读的是《圣经》。我吓了一跳,几步跨进屋里,急切地从女儿手里抢下了《圣经》,说:“妈妈,您怎么可以让聪聪给你念这个啊。”妈妈说:“这里说的都是些让人善良的道理,让孩子知道有什么不好?”我生气地说:“妈妈,那里说得都是些唯心的东西,共产主义讲的是唯物,聪聪已经是少先队中队长了。”妈妈不以为然地说:“什么唯物唯心的,善良才是最为根本的呢。”

  那时我担任宣传部长职务,正管意识形态领域里的工作。当时上级发布内部指示,要求对宗教加强监督和管理。我部署摸清辖区宗教组织情况,对宗教人员登记造册,并派人参加宗教的活动。从那时起,我经常会遇到有许多的人到我家围着妈妈说些什么,当见到我回家时,他们都会匆匆的离去。妈妈身体不好,有人陪她聊天我也就没在意。

  九十年代初我被调到了城里,担任组织工作。有一天,妈妈对我说:“军,给我找找组织吧,我得参加活动。”我从心里发笑,妈妈哟,啥组织啊。于是,我不以为然地说:“妈妈,找什么组织啊,进城了,逛逛商场溜达溜达公园多好啊。”

  妈妈没有再说什么,那本《圣经》却天天摆在桌上。我知道,妈妈没有文化,识几个字很有限,但我发现《圣经》书角儿翻卷了,由薄变厚了。

  1998年底的一天,妈妈去世了,我为她擦洗干净穿好送老衣停放好后,这时,她平时里嘱咐我的话一股脑儿都充满了脑子:“军,等我死了,不要哭,我信主,不兴哭,知道吗?”“你是党员又是领导干部,不要披麻戴孝、烧纸、摔盆儿、打蟠儿什么的,影响不好,知道不?”她每一次说的都是那样的郑重,我听得却都是不在意的迎合,“好、好,妈妈,听你的,放心吧。”

  又一次,妈妈又说:“军,我死了一定要按基督教的送葬方式送我,千万别忘了。”我总是说:“妈妈你老说死啊死啊的,不好的。”她说:“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说走就走了。记着点,军,行善才能积德,死了才会上天堂呢!”

  有一次,妈妈对我说:“你是领导干部得行善,得好好的看看《圣经》,哪里说得真好。多做些善良的事儿,我们娘俩儿就会在天堂会面了,军,知道不?”我开玩笑般地迎合说:“妈妈知道了,我会到天堂找你,孝顺你去。”

  “不干好事儿的人别看活着的时候挺光彩,等他死了就会下地狱,当牛做马去!”听着妈妈说的话,就像是说了件真事儿似的,在我当笑谈之余,有时也觉得她老人家说的不乏有道理。

  在她临终的一周前,在病榻上妈妈拉着我的手说:“军,想着点,代我向组织上捐点钱,算是了却我的一份心意。”

  看着妈妈安静地睡去,是那样的慈祥,脸上挂满了微笑,我不相信她是死去了。爸爸提醒我说:“你妈妈走了,快去考虑安葬的事儿吧!”

  是啊,我要按她生前的意愿,满足她老人家的要求,尽到我作为儿子的孝道。

  通过关系,找到了妈妈说的组织,一位基督教组织的人。我向她说明了我的来意,她了解了我妈妈信教的经过。组织上的人深深地被妈妈的事迹感动,说:“你的妈妈不该死这么早,若是早点找到我们的话,她会得到精神上的支持,得到圣主的洗礼和恩惠。你放心,我组织姐妹们把这位姐妹送到天堂。出殡的那天早晨,你派辆大客车到发电厂桥头等候吧,别的就不用你管了。”

  我有些疑惑,陌生的人们会在寒冷的天气里为一位未曾相识死去的人送行?担心车去了,没人咋办?担心妈妈的葬礼落空。

  组织上的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明天是教堂礼拜的日子,我会向大家说的,你不用担心,我们组织的活动可不像你们机关松松垮垮的。”

  我从兜里掏出用白纸包裹好的一千块钱,送到这位组织人的手里。她意外地说:“这是干什么?我们送姐妹是应该的,不收报酬的。”我说:“不是给你的报酬,是我妈妈生前的遗嘱,让我在她逝世后向组织上捐点钱,表示她对组织上的一份心意。”听后,她表现的异常激动,说:“老姐妹非常了不起,我们不能收这份钱,算是我们领了这份情吧,就把这钱用在她的葬礼上吧。”

  出殡的那天,正处三九寒天,滴水成冰,在送殡大客车等候的地点,基督教徒们早早的在那里等候,满满的一客车没有装下。

  乞灵了,天上飘起了雪花,基督教徒们吟唱着圣歌,妈妈开始了去天堂的路。

  到了火化场,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基督教徒们胸前佩戴着洁白的纸花,他们满脸的肃穆,透发着像失去自己亲人般的痛苦,排着整齐的队伍围拢在妈妈的灵柩周围。

  组织上的那个人,开始朗诵悼词,声音很洪亮,然后她说一句,基督教徒们就齐声重复一边,期间还穿插着圣歌。悼词的措辞很生动,也很专业,很多都是《圣经》里的话。哪里有对妈妈善良功德的评价,是那样的准确恰当;哪里说到妈妈对信仰忠贞的赞扬是那么的中肯敬仰;哪里的说到了妈妈善良的一生总结的是那样的到位让我信服。

  齐声的悼词和哀转的圣歌里,基督教徒们潸然泪下,打湿了他们胸前的纸花。一些毫无关系的人们,能如此动情地送一位未曾相识死去的人,是我一生难忘的事件。

  我站在妈妈的灵柩前,眼泪模糊了双眼,任凭泪水在脸上流淌。那时,我有些内疚,愧对了妈妈,悔不该对妈妈的信仰漠不关心不理解还要横加阻拦,后悔没领妈妈进一次教堂,后悔没有亲自为妈妈念一段精彩的《圣经》。

  在生动的悼词里,在悠扬的圣歌声中,妈妈安详地去了她理想的天堂。妈妈的为人为事,我说,不负去天堂,那是她践行善良信仰的因果。

  妈妈,你放心,我会努力的,会像你那样善良地去处事做人,善良地面对面前的一切!

  妈妈,你的那双眼睛在看着我,我会努力的,努力到天荒地老,那时我也会去天堂,还做您的儿子,投进您的怀抱。

2014-06-28 来自 网友投稿,共 83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