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这边独好——蹲墙根

  • 网友投稿
  • 2015-03-21
  • 151

  一道风景线,镶嵌在乡村的房前屋后,没有花红柳绿,却很温馨,令很多人陶醉。

  一种文化现象,伴随过无数个朝代,任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落,如今还在延续。

  在东北的农村里,每年到了挂锄农闲时节,或者冬天“猫冬”的日子里,农民们就闲了下来。偏僻一隅,没有百货商场可逛,没有娱乐场所可玩,特别是中老年人,他们活动的范围就更小,就前街后道的左左右右几百米的地方。人不怕累,就怕没有人唠嗑说话,所以,大家就开始找个夏天背荫,冬天阳光足的大墙根下聚堆,东扯葫芦西扯瓢,千年谷子万年糠唠了起来,姿势千态百中,有站,有坐,有蹲,大家管这种现象叫“蹲墙根”,够形象化的吧!

  我小的时候,听见过祖父那辈人蹲墙根讲张作霖大帅和吴佩孚的传奇演义,稍大一点以后,听父亲那辈人讲杨子荣抓座山雕、蝴蝶迷的故事。后来,工作在城里,偶回到家乡原来小村子的路拓宽了,房子也实现了砖瓦化,大家的穿戴也时髦一些,般大般的年轻人头发白了,老年人拄上了拐棍。可是,蹲墙根的风俗习惯一点没有变化,他们还是有的坐在马扎上,有的偎在石头墩上,或者闲聊,或者抽烟,或者起哄,悠然自得,无拘无束地比比划划,扯东聊西,聊得没完没了,生活得仍然是那样地滋有味,那样地甜蜜滋润,真叫人羡慕。每次看见他们,感觉家乡还是那样纯朴,那样和谐,那样地可亲。

  蹲墙根的地方,一般都是在大街面上,比较高岗的院门外,地点相对也不固定,随着一年四季的天气情况而转移着。春天和冬天,北方比较冷,大家就选择在落太阳光面积大的地方。夏天和秋天两季,会选择在阴凉处,或者老榆树下,以此轮回,充分享受着阳光给墙根带来变化的舒逸。

  蹲墙根是没有人组织的自由活动,但却有相对固定的队伍,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左邻右舍的邻居,以中老年人为主。开始是几个个老年人闲来无事,随意找块暖阳处或者荫凉的地方坐下聊天,而后又有其他中老年人加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慢慢地队伍逐步壮大,并相对趋于稳定。说趋于稳定,实际上也是动态的,因为蹲墙根的人从来就没有组织观念,也没有纪律约束,愿来就来,愿走就走。也没有考勤之说,没有规定固定到岗和回家时间。有人不来,其他人也不会为此牵肠挂肚,只是偶尔可能问及。有人中途退场,也没有人极力挽留。大家都习惯了,闲的时候,茶余饭后,不去蹲一会,睡觉都感觉不踏实,总觉得心里缺少什么东西似的。岁月更迭,生老病死,大浪淘沙,蹲墙根的人员年年发生变化,老的走了,年轻的变老了,一茬接一茬步入了这个行列,蹲墙根的队伍也后继有人,就这样永远延续着。

  蹲墙根大家议论的话题也是不固定的,谁也不必事先准备,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错了,也不必负啥责任。虽然有时候,为了一个问题争论面红耳赤,起誓发怨的,但是,谁也不往心里去,扯完就拉倒。蹲墙根的人一见面,如果是刚吃完饭,往往都是口头语:“吃了没有?”。然后,消息灵通的人开始口若悬河地传达一些村里村外的新闻趣事,交换一些对世事的评论,或深或浅,或中庸或偏激。也有的人,没有多少文化,硬是装文化人:“昨天我看报纸了,报上说,柬埔寨内乱了,‘诺罗敦和西哈努克亲王打起来了’……”。旁边的人不服:“你懂啥啊,诺罗敦和西哈努克亲王是哥俩,怎么能掐起来……”。正在看下棋的“大眼镜”把棋子一划了:“你们两个都是不懂装懂,诺罗敦和西哈努克亲王是一个人,人家叫诺罗敦.西哈努克”。大家哄堂大笑,把院子里的鸡鸭惊得“哏嘎”乱叫。

  老母猪拱酱栏子,家雀扑楞房檐子……,不管大事小事,真真假假,能不能对上岔口,顺口开河,大家伙图得就是乐呵。

  你给我一支烟,我和你对个火,一个香瓜在裤子上擦几下,掰开几掰,大家抢着吃,讲一下“荤段子”,甩几句歇后语,开开玩笑,你乐我乐大家都乐,痛快淋漓。

  在墙根下,大家开玩笑基本都是围绕“老婆”逗趣,谁的老婆漂亮,年轻,同他开玩笑的人就越多。言轻言重都无所谓,不动真格的就不急眼。发言也随意,没有领导,不用考虑年尊长幼,处处透露着和谐。蹲墙根虽没有主持,但是,一些阅历丰富,有文化的年轻人,大多是中心发言人。因为他们经常出门在外,经历多,见识广,说的都是新鲜事,青年人也都有表现欲,老年人都愿意听。我回老家的时候,就经常去蹲墙根处和原来的发小唠唠嗑,听他们讲奇闻异事,国内外大事小情,有些人比我还关心国家大事,分析的问题比我还深刻,思想比我还进步。

  是啊,时代变化了,中国农民的思想也变化了,俺东北父老乡亲再也不是反穿皮袄喝大碗酒时代了,他们也在奔小康的路上竞风流。

  蹲墙根人,不光是消遣,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心存一种期盼。特别是现在,老年人和青年人都是分家单住,在这里等候,眼望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或者孙子孙女从眼前走过去,不管是背影还是听见声音,心里就满足,就是一种幸福。

  蹲墙根,随着时代的变化,在形式和内容上也发生了变化,过去是老年人的专利,年轻人一般不掺和,现在不同了,除了大部分青年人出村打工外,村里留下来青年人农活也少了,农田基本都是机械化作业,不用人铲马趟,消闲的时间也多了,他们也参加了这个行列。他们谈论最多的是电脑,微信和科学方面的问题。老年人则在一旁抽自己卷的旱烟,一边唠他们的古老话题。纯朴的乡下人,生活就是这样自由自在,享受着冬日暖阳,夏天的荫凉,过着这样闲散的日子。这不也是人生里的一种幸福吗?一种享受吗?一种社会和谐最现实的反映吗!

  幸福是什么,是天天不愁吃穿的玩乐?是多年的梦想终获得成功?是身边拥有年轻貌丽的红颜知己?是在人生灾难中的重生?是平凡生活中突中大奖的幸运?是仕途上升官发财……?我问过很多人,答案都不同。我冒然问了我的一位农民朋友,他回答叫我目定口呆:幸福就是在晚饭后,老哥们几个在门前墙根下唠嗑,看火烧云……

  我明白了,蹲墙根这道风景,为什么能够这样地靓丽,花开不衰!

  标签: 墙根 这边 风景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