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

  曾经想烧毁一封没有来得及寄出的情书,写情书需要时间,但变心却是一秒间的事情,当你还在微笑着,幸福着,准备做新娘的时候,他已经在一瞬间变了心,他们订婚了,他们住在一起了,他们结婚了,他们快要有孩子了,一切都变了,我变成了第三者,以前多么正确的事现在变成了错的,我想起了小孩子的笑脸,可爱的样子,心想就此收手吧,但我不能忍受,他不再爱我了,而是一度的训斥我,撵我走,由温柔变的凶狠,我好恨他,又想起事情在我全然不知的时候悄无声息的进行着,一股汹涌的火涌起,我不能阻止它的燃烧,它扑向那封未寄出的情书,先是腐蚀了可怜的信封,吞噬了那个负心的名字和那个已经成为别人的家的冰冷地址,也消灭那个痴心的落款和那个自做多情的心形封贴,火焰爬过的轨迹都化作乌有,但焦灼的卷曲的边缘,文字仍然清晰可辨,清晰的不是字体,而是痕迹,用心雕刻的凹凸,虽细若蚊足,但仍入木三分的刻下的纹络,熄灭后,像钢印,褪不去,燃尽后它竟蜷缩成一朵黑色的玫瑰的形状,异常美丽,终于将爱写满花之裸背,终于将恨遍布于刺之荆棘,书写爱时,花瓣很痛,书写恨时,我很痛,它很脆弱,很容易就此灰飞湮灭,一张一张增加到后面的纸页,一层一层增厚的整本情书,都化做一瓣一瓣似灰烬将褪散的花瓣,穿着绝爱的凋零的夜礼服,孤寂的美丽葬礼正在举行.

  我不能放弃,不能服软,就算我得不到,我也要把他们的感情破坏掉,折磨我吧,考验我吧,还有什么比背叛我更厉害的酷刑,折下玫瑰的枝桠,搓碎每一朵玫瑰,只剩下剥落了花朵的光秃的尖硬的荆棘丛,给我上一场蔷薇刑吧,送我刺藤编成的婚戒吧,刺穿我会写情书的手指,送我锋芒和利刃制成的盖头吧,刺瞎我凝视着你的眼睛,送我荆棘织成的婚纱吧,刺杀我仍深爱你的心,惩罚我吧,刺痛我吧,但就算这样,我仍然可以嗅到枝头消散不久的玫瑰的香味,戒指上的蓝玫瑰,盖头上的红玫瑰,纱裙上的白玫瑰的芬芳,对,再用开满黑玫瑰的长长的花枝狠狠的抽打我吧,我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只会看到漫天飘散的花雨纷纷滑落的美丽情景,气急败坏的你使出了饱满的密布的毒玫瑰的花环,把我的手臂吊起来,这更好,只会让我的手腕开出润泽的由嫩白向绯红渐变的香宾玫瑰的滴露.其实刑罚对我无用,我需要的是爱,是你的软语温存,是你的吻与拥,可是你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又想躲避我,敷衍我,从我身边逃离,对不起,这更伤害了我,我要追爱,你在遥远的玫瑰花园的另一端,故意气我,急我,并做出各种鬼脸,各色玫瑰已经被你践踏,摧毁,只剩下毒刺,你放火烧光了所有蝴蝶的翅膀,只剩下毒蜂,一起冲我来吧,我朝他的方向奔去,但我不慎被脚下的刺蔓毒秧拌倒,躺在了他事先做成的刺棺里,我看到了他满意的邪恶的微笑,挺着肚子的她也似乎露出笑容,但他们走上前来,打开了白刺环绕的透明的滑盖,发现我并不在里面,我早已化作了腋下的那朵黑玫瑰,那封最后的情书,静静的躺在黑刺交织的棺底的中央,他刚要碰触就已经化作粉末微尘,只有那情节像流苏般明朗着,借着滚烫的月光惩罚似的浇铸在他的心上,但只是轻微的疼痛,却深深的烙印在他从未有过伤痕的心上,每天隐隐作痛,永不可解脱.也把咒语密密麻麻的射进她的指甲。

  我的灵魂呢,化作了绽放满园的玫瑰,白丝绢似的初恋的白玫瑰,红绸缎似的热恋的红玫瑰,蓝锦练似的忧郁的蓝玫瑰,黑丝绒似的仇恨的黑玫瑰.故事结束了,现实却没有改变,邪恶的卑鄙的人仍旧过着幸福的生活,卑劣的自私的女人仍然鼓动着她的老公不断的伤害着我,我仍旧什么也不能做,除了无可奈何,我不想成为罪人,尤其是第三个无辜的人,我敬畏着他(她),他(她)令我止步于局外.

  爱的太多,就变成了恨,恨太多了,就会变成死灰,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我庆幸我还恨着某个人,但想闭上眼睛亲吻那人的嘴唇,却吻在他遮挡住嘴唇的玫瑰刺上,扎破了唇和舌,惊愕的嘴角流着血看着他,想紧拥他温热如昨的身体,但却被背后的她投掷出的玫瑰刺穿了后心,我并未回头,只是委屈的捂着胸前的刺伤流着泪望着他,最终望着他们背影渐行渐远,胸前伸出好长的染血的花梗令我永远死心,背后枕着的白玫瑰吸食鲜血后滴血的斑点,曲终人散,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故事还没有结束。罪与罚与赎仍在轮回.

  当弯月颓废的微弱的清光照耀在我的身上,我发现伤口已经奇迹般的愈合,一点余痛都没有,悬挂吸血蝙蝠的树枝上乌鸦正钩着头诡异的看着我,我的名字还刻在墓碑上,但我的尸体已不在那里,我走近映照月光的湖边,看到我已变成吸血鬼的模样,我的脸色多么苍白,我的眼睛闪耀红光,我长出了伸出下颚的尖牙,我的手变成了利爪,我的心跳已经寂静无声,我已不是活人,我感谢那朵吸血玫瑰把我变成吸血鬼,这样我可以活的更久一些,我变的清瘦憔悴而虚弱,该去吃点夜宵了,没想到我竟然会飞,飞跃枯槁的凌乱的坟场和幽静的清澈的湖面,直奔他们所在的学校,从高高的夜空直接飞过了门岗,这是我是人类的时候无法跨越的禁区,现在竟然轻松进入戒备森严的外院,眼前的一切清晰如白昼,清脆的破碎声后,我撞破了他家的玻璃窗,尖利的碎片在我身上划出的伤痕瞬间愈合,飞溅的血滴令饥饿的我更加嗜血,我遮住星月的光,房间里仅剩下黑影,座钟的发条敲打出十二声毛骨悚然的钟声,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起来,兴奋的扑向熟睡的他,紧紧的扼住他的喉咙,咬断他跳跃的动脉,疯狂的享用流过的炽热的新鲜的血液,他惊诧的抬眼看见了我,又极度恐惧的紧闭双眼,我已变的力大无穷,是人类都无力反抗,我留意到他身边正在呼吸的她,呼吸这种东西我没有,惩罚就到此为止吧,我拔出深陷他肉中的爪和牙,已经被我吸取一小半血液的他得以喘着粗气,如释重负,我该回去了,趁着月黑风高,飞离破碎的窗,我消失在清冷的夜里,远望着颤抖的瑟缩的他,暗自好笑。我坐在校园的钟楼上,十二个刻度刚刚熄灭,一朵钟火被点亮了,两朵,三朵,等到表盘右半边的六朵火光都点亮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回去了,我是夜行动物。假如有用吗,现实是这样的惹人生气,卫兵把我挡在门外,他将我拒绝于千里之外,我不能跨过警戒线半步,不能报复.但至少想象过后我笑了.

2014-10-20 来自 网友投稿,共 40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