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那大概是一座寺庙。山寺暮钟响起的时候,已能于松涛烟云间隐约看见飞檐下随风摇摆的铜青色风铃。只是尚离得远些,听不见悦耳的铃铛声罢了,虽不可听见,但驻足冥想一番倒也别有一番幻听的空间,也是不错。斗拱飞檐在松林竹海中随刚有秋意的凉风若隐若现,颇显静谧的味道。齐整的石条路只是修到断崖转角的地方,有一座临崖的凉亭,依着悬崖而建,扶栏向下望去,绝对的一片空灵,云遮雾绕,遥不见底。往右去的路那便是随意的撒铺一层山石碎块的小道了,也不平整,也不规则,但倒也不泥泞,尤其正下着薄雨,小道泛着幽幽的青光,偶尔低洼的石隙间积了一洼小水,日薄西山的余晖透过枝叶照在上面,闪闪烁烁,晶莹透侧,很有一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甚至不忍心踏上去,怕扰了这份宁静,就罪过了。

  这大概是座小庙。错落的建在梯田似的月牙形山崖边,极小的又一方地。也没什么几进几出、东厢西园的讲究,更没什么对称的意思,几间寺舍东丢西落,后院就是崖壁倒也省事,前墙用青石堆砌,倒是颇为工整。山门是开着的,看样子也没要关的意思,这倒显得这处的大方,顿觉这是高境界,该是深懂佛理的地方,遂不敢怠慢。轻叩门环,许久才有一老僧蹒跚而来,到得跟前细细看来,没传说的白须长眉、出尘脱俗的感觉,只是一丝熏香随风而动,很是好闻,极是舒服,简单的道明来意,只是一碗斋饭而已,随手奉上微薄香火钱,便随他往膳房去了,馒头、稀饭、自制的腌笋,还有一碟不知名的野菜,不敢说美味,不过清香淡雅的味道还是有的,本也不好素食,只求这份淡泊,那也算是不枉此餐。还是有晚课的,正殿那是少不了莲花台上的佛祖拈花一笑,两列十二三个和尚盘膝而坐,右侧一年长老和尚一手有节奏的敲打着木鱼,一手间或规律的摇两下铃铛,有条不紊,丝毫不差,顿时肃然起敬,此乃大师也。诵经声也就这时含含糊糊的唱将起来。好听,虽是不懂,却觉好听,仿若天籁,慢慢神游太虚了。

  天将暗时,别了寺庙,早问的右行数百米有一大石,尚算有些规模,可做宿营,便直奔了过去。好地方,两侧松卧,一侧临崖,立了帐篷,风势不小,只得有在两侧松树上加固绳索,免得半夜风大把个遮风挡雨之物吹落崖下,那就苦不堪言。待得一切停当,正是时候,夜已来临。

  且听风吟,这季节已是中秋,山里已觉寒意,又合该这场小雨,不多时,四肢渐觉麻木,枝叶想也湿湿透透,篝火是点不了了,只好取得一床薄毯蜷缩着,临崖的一边打开帐篷,四下夜色一览无余,若是圆月夜,借着月色这夜色该是朦胧极致的,那大约是晚几日的光景,今夜,那是黑的又点彻底了,细雨细细洒洒的轻轻敲击帐篷顶,这本就是一静夜,何况在此高处不胜寒的地方,到也悦耳之极,想李白那年头,也无非静夜有思,还是借着一轮明月,隔窗而作,何来这风,这雨,这绝壁。想想倒也开阔了许多,雾气慢慢的蒸腾上来,反倒让本是漆黑的夜,略微清晰起来,飘飘渺渺的,思绪也就到了远方,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一种苦行的折磨,又或者是一种轻松的解脱,更或者是一种懦弱的逃避,像这雨雾一样,难分清楚下一刻或浓或淡。拖着疲倦的身躯,强制支撑着行走,去寻找一方世外的净土,安息破碎的灵魂,任脚底累积的血泡拖累着步伐,亦未曾停下远离的脚步。把麻木的大脑埋在颤抖战栗的膝盖上,空洞的双眼毫无目的的望着远方,似要透过暗涌的云雾,越过一叠一叠的山峰,却又不知将脱窍的灵魂安放何处。四处痛苦的游荡,找寻唯一的依靠,却又那么近,那么远,那么不知所措,指尖忽明忽暗的烟火,随着抖动的双手,溅起四散的火星,转瞬即逝,只留下嘴角轻吐的烟丝证明它曾经的存在,即使灰飞烟灭,接近死亡的那一刻,仍然奋力的发出最后一丝光芒执着的证明着它曾经的存在,仿若眼角悄悄滑落的泪水,即使落下时是难说的冰冷,但那确是唯一会一直温暖流过的地方,代表着心脏不变的温度。

2014-01-23 来自 网友投稿,共 130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