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人好句

  这孩子黑虎头似的脸上,生着一对铜铃一般的大眼睛,十分精神。

        他那红嘟嘟的脸蛋闪着光亮,像九月里熟透的苹果一样。

        他的眉毛时而紧紧地皱起,眉宇间形成一个问号;时而渝决地舒展,像个感叹号。

        她的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的睫毛装饰的美丽的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

        女儿长得像她娘,眼睛长得尤其像。白眼珠鸭蛋清,黑眼珠棋子黑,定神时如清水,闪动时像星星。

        他的耳朵白里透红,耳轮分明,外圈和里圈很匀称,像是一件雕刻出来的艺术品。

        她那张小嘴巴蕴藏着丰富的表情:高兴时,撇撇嘴,扮个鬼脸;生气时,撅起的小嘴能挂住一把小油壶。从这张嘴巴说出的话,有时能让人气得火冒三丈,抽泣不止;有时却让人忍俊不禁,大笑不已。

        李老师有一头漂亮的头发乌黑油亮,又浓又密。她站在阳光下,轻轻地一摇头,那头发就会闪出五颜六色的光环。

        李云是一个机灵、淘气的孩子。他胖乎乎的脸上,长着一时调皮的大眼睛闪的,那两颗像黑宝石似的大眼珠只要一转,鬼点子就来了。在他那黝黑的脸上,不论是那鼓鼓的腮帮,还是那薄薄的嘴唇,或者那微微翘起的小鼻尖,都使你感到滑稽逗人。

        被太阳晒得墨黑的清瘦的脸上,有一对稍稍凹进去的大大的眼睛;眉毛细而料,黑里带黄的头发用花布条子扎两条短辫子;衣服都很旧,右裤脚上的一个破洞别一支另.]针;’春夏秋三季都打赤脚,只有上山拾柴火的时节,怕刺破脚板,才穿双鞋子,但一下山就脱了。

        这是个三十来岁的人。身穿军用棉大衣,脚穿高筒皮靴。高个子,方脸盘,长得很魁梧。下巴上有一颗黑痣,那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亮,使人觉得粗犷又精明。

        这老汉,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露在帽沿外边的头发已经斑白了。肩上搭着一件灰不灰、黄不黄的社卜子。整个脊背,又黑又亮,闪闪发光,好像涂上了一层油。下面的裤腿卷过膝盖,毛茸茸的小腿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联着。

        脚上没有穿鞋,脚板上的老皮怕有一指厚……腰上插着旱烟袋,烟荷包牵拉在屁股上,像钟摆似的两边摆动着。

        她望着老伴儿的遗像,嘴唇微微抖动着,刀刻般的皱纹里,流尚着串串泪珠。

        扰如把一件丢掉的珍宝找到手,他亮起眼睛,一连喊了三声“好!好!好!

        “这这这……”他突然江郎才尽,心慌意乱,舌根子发短了。

        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如今不管我怎么问,他只回答一句“不知道”。

        我想把那件不幸的事告诉他,可是那些话凝成了冰,重重地堆在肚子里吐不出。

        老师的一席话,在我的心窝里添了一把火,烧得浑身都热乎乎的。

        老校长的每一句话都打动着在场的人的心弦,它像惊雷,把人震醒;它像强心剂,使人振奋;它像补药,壮人气力;它像火光,暖人心窝!

        老师的亲切话语像那清激的泉水,滋润着我的心田。

        老师的告诫让我不断进步,像芝麻开花一样一节更比一节高。

        老师的这些话,句句打在他的心坎上,仿佛是一场春雨,洒落在一块久旱的田地里,很快便渗透了下去。

        他的话像一口敲响了的铜钟,“当哪哪”地响在了我的心坎。

        他讲起话来多有劲呀,每一句都像小锤一样敲在我的心上。

        她的话儿不多,分量却很重,话语里的每个字,都拨动了同学们的心弦。

        她就像一部永不生锈的播种机,不断地在孩子们的心田里播下理想和知识的种子。

        老师的谆谆教侮,像一股暖流,流进她那早已枯竭的心田。

        这句话就像钩子似的钩住了大家的心弦,算是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了。

        妈妈这句话,像一根火柴,点燃了我心中的希望。

        老师的话,如同阳光温暖着我的心。

        这姑娘的话如同大地渗出的泉水,清清亮亮,自自然然,没有泡沫,也没有喧哗。

        这家伙的话像一股冷风,吹得我心里寒咬咬的,牙齿“咯咯”打战。

        那姑娘的话,钢针似的刺进我的心窝儿。

        他这几句话说得重极了,好像掉在地上都能把地砸个坑。

        她大发脾气道:“你一个女孩子,不是我看轻你,用秤称一称能有几两重!

        老人说到这里,‘忽然停住,扰如那被弹得过急的弦儿,突然崩断。

        他用鼻孔哼一声,说:“你是吹糖人儿的出身,口气怪大的。”

        她嘴里咕味着:“跳蚤不大,非要顶起被子来不可!

        他一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嘲讽地说:

        “哼,真是高山打鼓,响(想)得不低。

        他强压怒火说:

        “你小子老鼠舔猫鼻子,胆子不小!

        你别在我这儿啄木鸟翻跟头,耍花屁股。

        俗话说:有爱孙猴儿的,就有爱猪八戒的。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你是堂堂的军官,哭得像个娘儿们,不害羞?”

        你真是鬼拜花堂—死作乐。都这阵子了,还满不在乎。

        咱们是小药铺,存不住你这根大人参。

        她这人是属手电筒的,光照人家不照自己。

        他今天居然也动手干家务活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啧!啧!喷!你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你有多大本事,敢口出狂言?真是洗脸盆里扎猛子,不知深浅!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老王,你吃炸药啦?喊什么?”

        一大串话僻里啪啦像连珠炮从她嘴里甩出来,连气都不喘一口。

        她红嘴白牙地向我表功,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吹倒了牙。

        芝麻拉儿大的事儿,给他一吹,就会有天那么大。

        这真是狗撵鸭子,呱呱叫啊!

        他们俩也很想弄个明白,但大权没在手,干着急,只是狗咬刺谓—没处下嘴。

2016-04-02 来自 网友投稿,共 500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www.68399.com_www.68399.com皇家赌场,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